「今天試試以前沒走過的路線,看看不一樣的風景吧。」老公說這話的當口,我們已在大湖後山上的湖西產業道路繞行了幾百公尺,面臨一個岔路。
 
 
    捨棄了慣常行走的較平坦的路,那裏通向可觀覽大湖遊樂區優美湖景與涼亭拱橋等景致的山腰。我們彎入有著陡斜坡的新路線,邁向一個未知。
 
 慣常行走的山路可觀覽大湖遊樂區景致
    
 
 
 
    清晨六點多,連綿的山巒在朝陽柔光裏,皴紋稜面陰陽分明,彷彿惺忪著睡眼,安靜臥踞在山谷另一側,與我們親切對望。
 
 
    平日的大湖後山,偶有民眾來此爬坡健走當運動,或是騎摩托車上下工的農場人員僕僕風塵,擦身經過的剎那,彼此都會不約而同互相問安,除此再無塵囂。鳥鳴蝶舞倒是一路相伴。
 
 

    826日走的新路線更是悄無人聲。老公幸運,和一隻獼猴一隻松鼠相遇,但牠們太害羞,一閃即逝,快得我來不及分享這四目相接的喜悅。


    忽然發現山路上有些散落的白色小花,在晨曦與樹蔭的光影交錯下,似碎玉,如細雪。竟是油桐花呀!開在八月天,個頭比往常四五月間所見的小巧,只有拇指指甲般大。推想又是颱風惹的禍,亂了開花時序!許因養分不足,花朵都變迷你。家中的桃花辛夷,原該春天才開花的,最近也是瘋狂綻放,但桃花色澤變更深紅,而紅辛夷卻褪成雪白花瓣。這是植物對生存與繁衍的渴望,展現出劫後餘生的歡欣,我們也因此樂得多賞一次Q版的花。

 

如碎玉似細雪的油桐落花
 
 
拇指指甲般大小的Q版油桐花
 
 
八月天開花迷你的油桐樹
 
 
    來到山嘴處,果然看到不一樣的風景!阡陌縱橫,屋舍散聚,三面有青山環抱,龜山島漂浮在遠方灰藍的海面上,部分海水折射著耀眼的日光,閃爍生輝,蘭陽溪蜿蜒入海如一條銀龍,蕈狀雲在天際線排排坐吹泡泡努力膨脹自我……。視野遼闊到可以鳥瞰整個蘭陽平原:向左可遠眺礁溪鄉、頭城鎮,俯瞰員山鄉、宜蘭市與壯圍鄉;向右可瞭望羅東鎮、冬山鄉、蘇澳鎮,還可回望三星鄉、大同鄉。除了南澳鄉外,全宜蘭縣都能盡入眼簾。這真是「尺寸千里,攢蹙累積,莫得遯隱。縈青繚白,外與天際,四望如一」的最佳寫照。
 
 
    蜿蜒的山路在一個尚未完工的休閒農場觀景平台前戛然而止。後來搜尋網路,方知這觀景台是觀覽此奇景的最佳據點,有不少攝友常在天將亮未亮時摸黑前來,為的是拍攝龜山日出與日出前的滿縣燈海。
 
 
 
    而我們在觀景台上悠閒吹著山風,看白雲從頭頂飄過一朵又一朵,山下的綠野也隨著忽明忽暗。眾多林立的屋舍裡,哪個是我們家呢?陽光漸熾熱刺眼,老公和我找得眼花,仍未尋到家的蹤影,心中若有所失。這就好像在茫茫人海中,無法確立自我的定位,不免惶惑惆悵。
 
 
 
 
 
 
 
 
 
 
 
 
龜山島漂浮外海
左前方小綠丘即員山公園
 
 
 
 
 
 
葫蘆堵大橋連結蘭陽溪南北兩岸
 
最閃亮處是蘭陽溪入海口
照片放大,隱約可見海浪拍湧及海面船隻
 
    第二天起了個大早,我們又舊地重遊,為的是續玩「找找家在哪裡」的遊戲。這回我們有備而來,揹著裝設旅遊鏡的相機,滿懷希望上山。心想若肉眼看不清,就多拍些高畫素的數位相片,回家用電腦讀取,再按圖索驥。
 
 
第二天清晨登山口所見
員山大湖附近的山景
 
 
    這天的陽光似乎更熱情了。山路轉個彎,傳來兩隻小彎嘴畫眉在樹叢裡一呼一應的鳴聲。我抬頭尋覓鳥蹤之際,發現五步外一棵桑樹的枝椏間,有隻赤腹松鼠不停上下攀爬翻轉,全神沉醉在桑葚的美味裏,連正眼瞧我的時間都抽不出。
 
 
小彎嘴畫眉
 
 

 

赤腹松鼠

 

 
    又來到觀景台附近,一叢垂墜盛開的淡紫金露花,迎著陽光在微風中搖曳,引來熊蜂與青斑鳳蝶吸食花蜜。三隻大冠鷲乘著上升氣流,盤旋在山谷間,時不時地發出歡快的唳鳴,高亢的音頻迴盪整個林野。上了觀景台,老公先是讚嘆:「快哉此風!」又說:「這是第一次看到大冠鷲在眼下腳底的高度翱翔,好新奇好有趣!」接著,我們分辨鄰近的路標,竭盡目力搜尋家的身影,然後舉起相機對準可能的區塊,猛按快門。我心想:這麼難得的視角,下回帶個高倍率望眼鏡來吧,應該可看到更多驚喜。整個宜蘭縣幾乎都收在眼底耶,這個尋寶遊戲真真玩不膩的!
 

 

熊蜂在金露花叢採食花蜜

 

青斑鳳蝶

 

 

 

大冠鷲
 
 
圖中央為占地寬廣的噶瑪蘭酒廠

 

 
 

 

眾多屋舍裡有逸璞溫暖小窩
 
 

 

    回家後,靠著照片,我們果然找到熟悉的「家」。隔天,老公語帶興奮地說:「從我們家屋後的窗口,可以看到前兩天觀景的山坡哩!」登小山而有奇景奇趣,且回味無窮,真是人生無處不驚喜呀!

 

 
自家後窗回眺觀景小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