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紅塵裡,可曾有雙喵眼凝睇著你(妳)的來來去去靜靜在旁守候著你(妳)?這樣的人喵奇緣,近幾年在逸璞園地,時時上演。
 
    2015秋月某日,端菜上桌的逸璞忽然注意到餐廳紗門外的動靜,一隻瘦弱的村貓步履優雅地自菜園石板路直直走來,靜靜在即將觸碰到紗門的那瞬間坐定,兩眼澄澈深邃如無波古井,似望入屋內又似凝向虛空。當時逸璞忙著準備家人的餐食,在廚房與餐廳間進出不知幾回,但見那貓靜默端坐成化石,因不明牠的來意,就任牠凝睇。悠悠忽忽地,也不知牠何時又悄悄離去。
 
    後來經常看到那守候門邊的身影,彼此依舊悄然無語,但從牠的羸弱體態可猜測出飢餓已達臨界點,於是逸璞每日用一舊花盤放些貓乾糧,擺在車棚下。如此低調地放食,是因屋後的鄰居早已長期供食給村中諸多來去自如的貓,多年來雖常有各色村貓串門子到逸璞家,或在菜園撲蝶抓蟲,或在牆頭打盹獻曝,卻從未面露飢色乞食,每每與逸璞四眼相對,總是警戒驚惶居多,能淡定自在的極少,所以囉,好人難為,只能悄悄放食後,在暗處偷窺動靜。
 
    那貓終於尊嚴地靠近餐盤,忽地狼吞虎嚥起來,吃乾抹淨後,又優雅踱步離去。
 
 
初來乍到的小潔
 
相熟後的小潔
 
 
 
 
 
    原以為日子可如此安然度過,未料某日出現一隻肥貓先來覓食,盤中乾糧所剩無幾,還殘留不少口水於其上。我又添加了些入內,待那貓來,但見牠湊近聞聞,迅即轉身離去。此後只要牠貓先食用過,那貓即便餓得步履踉蹌,也絕口不食。逸璞不禁嘀咕:「天底下竟然有如此潔癖的喵,難怪骨瘦如柴!」從此喚牠「小潔」。
 
    仔細觀察小潔後,發現牠早已身懷六甲,而且即將臨盆。不敢大意,只好另備乾糧置於門邊,並守候牠至用餐完畢。相熟後的小潔,逐漸用沙啞的撕裂喉音打招呼,在逸璞或家人放食的瞬間迫不及待用前爪觸碰倒乾糧的杯子,有時也尾隨在菜園拔草施肥的逸璞喵喵討食,但牠跟前跟後的步伐很獨特,好似貴妃醉酒般東跨一步西踏一步,而且常搶在前又蹭又撞,屢屢幾乎被牠絆倒。
 
    有段時間不見小潔,擔心著牠的安危,卻無可如何。寒流來的次日,忽見牠帶著數隻小貓在車棚下縮成一團,也不敢驚擾,只能暗自祈禱喵們母子均安。
 
    一日清晨,發現數隻巴掌大的幼幼貓在菜園與圍牆間追趕跑跳碰,逸璞驚喜拍下那一個個俏皮可愛的身影,卻從此杳無音訊,連小潔也銷聲匿跡,一切像場夢般只堪追憶。
 
 
以下為小潔的幼幼喵子女
 
 
 

 

 
 

 

 

 

 

 

 

 

 

 

 

 

 

 

 

 

 

    由於長期放食,不少村貓聞香來作客。向來常在園中發呆沉思的「哲學家」(昔日「卓別林」的寶貝女兒)也帶著獨子來用餐。「哲學家」的家教嚴謹卻慈暉洋溢,平時不准小兒調皮造次,只允亦步亦趨,來到放食處,先自行試吃幾口,再守著小兒一起飽餐,也不貪嘴,食畢便低聲喚兒離去。
 
哲學家母子

 

愛沉思的哲學家
 
 
    2016春來,某日見「哲學家」走得飛快,那小兒遠遠跟在後頭喵喵呼喚,「哲學家」卻頭也不回消逝屋角彼端,小兒知道該是自立門戶時刻,站原處喵了一陣後黯然離開,自此不知去向。逸璞這才明白了喵界一些「貓生道理」,不免有些神傷。
 
桀驁不馴的貓老大
 
 
 
 
    另有一隻虎斑貓,肥臉圓身,極有派頭,任何村貓見牠走近都退避三舍。其他貓來吃食,看到逸璞,多少有些客氣,唯獨這肥貓,不但霸著餐盤,還屢屢抬頭對逸璞齜牙咧嘴發出嘶嘶聲,因此得名「貓老大」。「哲學家」向來寡言卻有智慧,初見「貓老大」,總會到門口端坐,逸璞知牠是討救兵,便領著「哲學家」斥退「貓老大」,待「哲學家」吃飽喝足,再讓「貓老大」進食。日久天長,「貓老大」在逸璞調教下,漸懂規矩,最近已願與「哲學家」同時用餐,雖是各據一盤,至少彼此相安。
 
    近日小潔又現身了,卻更加瘦骨嶙峋,牠與「哲學家」彼此叫罵撕咬了許久,或許爭的是先來後到的道理,連逸璞軟言勸架都無效。直至逸璞情急大聲斥喝,二喵才訕訕拆解。
 
    今晨開門,喜見小潔哲學家貓老大都靜靜守候門邊,眼神交會間,一片祥和,逸璞不禁讚道:「嗯,孺貓可教也!」
 
偶來作客的美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