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湖堂,有我首次和落羽松相遇的驚喜記憶,也是我連年在夏日不畏溽暑追拍荷花的最佳地點。好友第一次文字集結成書,央我充實內頁美編,我們選擇此處作為拍攝場景,留下許多共享的美好。當雙連埤遭逢開發破壞,民間自發性搶救了許多水生植物,栽植到此地的半月池及田間水塘復育,我和老公多次來閒逛參訪,喜見生態更加豐富活潑。又曾巧遇當地耆老,靜聆他們憶述往日家族榮光細數舊建物維修甘苦……
 
    今年218日,蘭陽美術學會理事長緣於有朋自遠方來,邀請花蓮美術協會與自家的畫友們到鑑湖堂進行聯合寫生活動。這真是高明之舉,此地五步一景,不愁無所取材。逸璞原計畫當天先拍照再速寫一兩張作為返家後細畫的藍本,然而計畫趕不上變化。
 
    先是,天公的心性有些陰晴不定。當天一大早雨勢不小,好不容易在接近活動的開始時間(上午九點)雲層漸散,有些陽光帶來暖意,我和多位畫友立即搶拍取景,發現也有那不畏風雨的苦行者,天還濛濛亮就來卡位揮毫,愛藝的精神令人動容。
 
    這一拍照就停不下手。無論是古色古香護存完善的陳氏家廟登瀛書院,還是迎風招展的高細椰樹紅黃相間的壯碩落羽松,都令心頭畫意蠢蠢欲動。更有那斷壁殘垣兀立衰草中的歷史荒涼感,夾雜著華美富麗的歐風建物所產生的時空錯亂,觸動許多難以言宣的心緒。
 
    於是從藍天白雲拍到霧霾風起,近午時分活動將止,逸璞猶攝眼難捨美景,至於畫紙畫筆,早被拋諸腦後三千里。陸續有畫友喜孜孜完成寫生,收拾畫具準備打道回府,逸璞只能自我安慰今日是用眼寫生,並非入寶山空手回。
 
    雖是畫藝不夠純熟,這樣的寫生經驗實難自棄,就寫個短詩畫個橫幅,給記憶之海添些浪花吧。
 

陳家松園









 












































登瀛書院


自登瀛書院遠眺陳氏家廟


陳氏家廟及山門















陳氏家廟後院


鑑湖堂陳氏望族第八房三合院














斷壁











殘垣





















半月池







 











古井


舊豬圈




各年代老石材地板




陳家古物成地景裝置藝術






 
...................................................................................................................................................................
 
<聚落年輪>
 
那陳氏家廟前的半月池啊
一如故鄉清亮似鏡的湖面
在先祖落腳的蘭陽
日夜映照著飄洋過海的靈魂
 
宗族專屬的登瀛書院
文武分科
琅琅誦讀聲與方斤勇石練武
因材並行
 
子弟孜孜矻矻
砥礪日夜不歇朝夕精進
一個武舉人四位武秀才二貢生一廩生
先後誕生在清朝
鑑湖堂的名號廣傳永存
 
機緣中
在員山神社撿拾起
日人遺棄的落羽松小苗
細心呵護培育
繁衍造就陳家松園成地標
 
圈圍起墾荒八大房子孫綿延的榮光
傾頹的老屋與聳立的新居密集交錯
年輪烙印著聚落近百年的悲喜
還有昨夜的風雨
今日的陽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