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您對"逸璞園地"的支持
懇請常蒞臨,多予批評及鼓勵~

進香團神轎與陣頭(近日在自家門口拍攝)

 

 

 

 

 

 

 

 

 

 

 

 

        在市聲鼎沸、車陣如潮水隆隆、喇叭不時驚聲銳鳴的水泥叢林住了五十年,忽然有回歸自然懷抱的熱切想望,於是開啟了鄉居的歲月。

 

        老友在電話中問候,說:「住鄉下很靜吧?」不待我回答,又自語似的喃喃:「一定很靜噢!真好!……會不會太靜了住不慣呀?」

 

        該怎麼回答呢?人的心理,常是處於矛盾無明的狀態——想逃離現況的桎梏,又擔憂難以適應新情境。因此,擇新居之際的第一考量是:住到鄉間去,但不要偏僻得杳無人煙。也因此,遷居後,距離住屋百米,有條省道經過,而一里外有小小市集。若說靜嘛,凌晨兩、三點,省道上偶爾還有疾馳的車聲!但畢竟是郊區,住戶比較疏落,稻田、菜園、野塘,倒是隨處可見。少了「市聲」,「鄉音」自然活絡了起來。

 

       鄉人喜在清晨、薄暮時分種作,大白天除非天氣舒爽,否則鮮少出門走動,夜晚更往往是闃無人影。半路偶遇,或田間休憩,經常採隔空喊話的方式交談,閒常的話題多是農事,天旱盼雨啦,抱怨蟲多草長啦,大老遠都能聽聞歷歷。許是天地遼夐,深怕風兒吹散了對話,鄉人習慣拉直了嗓門聊天,中氣飽滿、音量十足,往往聲傳數里,想不偷聽也難!偶爾有人口角,更是聲動天地,引來圍觀。但圍觀的並不勸架,似是被雷鳴虎吼的雙方給驚呆了,就那麼靜靜地杵成了一堵人牆,而謾罵的兩人嘩啦啦吐完怒氣後,一扭頭,各做各的活兒去,人群也就自然鳥獸散了,彷彿啥事也沒發生過。

 

        雖是地廣人稀,但鄉人多愛鬧熱。社區活動中心就在我家附近,其間有個卡拉OK社團,每週歡唱兩個午後、三個夜晚,男女老少透過麥克風與擴音箱,散播著時而幽怨、時而暢悅的歌聲,方圓數百米的住戶與路人,都能分享到,從未有人嫌吵干預。年節廟會,更是遠村近里蜂擁而至,趕集似的熱衷,於是狹窄的田間通路停滿了各式車輛,遠望如一條五彩長龍;野台戲一開張,就是鑼鼓喧填,歌仔戲、布袋戲、傀儡戲、勁歌熱舞……三天三夜方歇,而鄉人興猶未盡,仍巴望著下一攤的來臨。我們家正落在新舊兩座香火鼎旺的寺廟之間,不但每次廟會都能豎耳「恭」逢其盛,更可左耳聽新廟的歌仔戲、右耳聽舊廟的布袋戲,如此人生妙遇,真是不知今夕何夕,有些暈陶陶了!

 

        鄉居還是算「靜」吧,有時從外地返家,在兩百米遠的路口,就能分明聽聞我們家的兩隻鵝,正用高低雙音互相唱和,這情景,或可改動王維的詩句來形容:「空鄉不見人,但聞雙鵝鳴」。有回鄰家放養的肥美母雞,被餓得發慌的野狗撲咬,慘叫連連,驚動了數戶居民,在多人的惶奔狂趕之下,硬是把野狗到口的肥雞給救了回來。這樣難得一見的戲碼,可說是「雞犬相聞」的另類演出!

 

        雞犬相聞,是鄉居的常態。雞、鴨、鵝、貓、狗的「口數」總額比人還多。寂寂暗夜,空曠的田野間,狗吠聲高亢昂揚、此起彼落,倍增荒疏悚怵。天濛濛亮,我家與鄰家的公雞便競相啼鳴報曉,接著鴨鵝也不甘示弱,呷呷哦哦吵著要出籠玩耍。各式飛鳥,終日穿梭於屋簷、樹梢、草叢,嘰嘰吱吱喳喳,忙著覓食、求偶。有些鳥兒夜裡並不歇息,靜空中劃然一聲,嘎——清冷的夜間空氣似被瞬間凍結;偶而田間傳出咕…………的尋偶聲,滿是悽涼況味。至於蟲聲唧唧蛙鳴嘓嘓,則是鄉村夜店「不夜」的熱滾滾高潮。

 

        雨聲,更是突顯鄉野的寂靜空闊。鄉居聽雨,滴滴聲聲入耳,清晰、透明、純淨——你可以聽出雨從遠處走來的腳步聲,有時舒緩、有時促疾。雨滑落草尖,發出窸窸窣窣的私語;雨打在芭蕉葉上,像是一群小頑童搶著節拍在敲鼓;雨在屋的四周跳舞,跌落不同材質的屋簷,傳遞著陶瓷的溫潤、玻璃的清脆、鋼鐵的冰冷……端坐屋內的人兒,此刻恍如進入雨的音樂城堡。若是雨下得猛急,那如瀑布般轟然的雨簾驟至,頓時遠山近樹失匿了蒼翠,天地灰濛一色,萬物噤聲,這樣的時刻,除了雨聲,再無他音,與世隔絕之感油然而生。

 

        自然之音,少不了雷鳴、風動。悶悶的雷,自鋪天蓋地黑沉沉的雲後傳來,仍有一股懾人聲勢;至於霹靂急雷,往往與眩人眼目的閃電幾乎同時而降,荒曠的鄉野,似乎在我心驚之際,也瞬間被雷電劈得震動跳躍了一下。說到風呀,鄉間的颱風似乎比市區的威猛,由於途中少有障礙物,那強風挾帶著豪雨,遠遠從路口長驅直入,刷刷咻咻聲不絕於耳,所有的樹彎著腰硬撐,葉子被掃颳殆盡,房屋四周的雜物匡匡噹噹不斷位移,門窗的強化玻璃被狂吹出弧度,令人懸吊著心,深怕下一秒會傳來爆裂聲,而這波風雨已呼嘯著趕往鄰家肆虐去了,下一波風雨又堂而皇之哄然掃至……真是噩夢一般!嚴冬的東北季風也不遑多讓,若是迎風面的窗子開個小縫透氣,屋裡馬上有許多輕巧之物應風聲而倒地。冷鋒一到,日日夜夜都可聽到那風在門窗邊徘徊逡巡,嗚嗚咽咽,巴不得進屋來找人訴說它旅途的勞頓艱辛。

 

        思索了片刻,我打算這麼回答老友的關懷相詢:住到鄉間,「鄉音」頻傳,天籟人籟,不絕於耳。回歸了心靈的故鄉,日日夜夜與自然耳鬢廝磨,心,倒是「靜」了不少,也「淨」了許多

 



創作者介紹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mooth
  • 照片拍得超好的,從來沒見過迎神廟會可以拍的這麼有藝術氣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