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是空
 
  他見非空
 
是非非是
 
  非空亦空
 
    邂逅一隻喵,在鑑湖堂的松園小屋。
 
    那是去年520日,參加蘭陽美術學會年展開幕後的回家路上,老公和我在鑑湖堂的陳家松園小佇,正抬頭觀覽著樹齡近百年的落羽松林,忽然來了幾個外地遊客,問我們:「有賣書和咖啡的松園小屋是在這附近嗎?」真抱歉,我們孤陋寡聞,難以指引。幾分鐘後,他們請來谷歌大神,魚貫進入松林旁的一幢紅磚老屋。老公和我在藤蔓遮掩的木門外探頭探腦,終於忍不住好奇心,也跟著跨入門檻。
 
    一個特大書桌,大辣辣正對著外表隱蔽的門,好強烈的對比,逼得人一進門就不得不把目光集中在桌面上展示的書。冷不防,一隻喵跳入視線,在書堆攲側安臥,斜睨著我,討拍照討輕撫討呢喃。牠見我不敵美姿麗色,更加搔首弄影。一發現我將注意力轉移到旁邊給人閒坐等咖啡的四方小桌,喵兒忙不迭飛奔到另一空桌上,擺出自信撩人姿態,希望博得我的讚嘆眼神外加更多張美拍。此時忙碌穿梭在狹窄走道間,急著端上飲品招呼顧客的店家,悶不作聲,空出一隻手來,以迅雷之勢橫掃那沉溺在自戀漩渦中的喵,「唰!」(這是無聲的狀「勢」詞)掌起貓落,就像一齣短短幾秒的默劇。我忍住笑,帶著些微同情靜觀那貓,牠卻似是司空見慣,無聲落地後,又迅即尋找下一個足以聚焦的落腳點,真是處變不驚一神喵啊!
 
 
    此後,到陳家松園閒逛,常遇見那喵。牠會從任一出乎意料的角落現身(比如從城堡造型的溜滑梯下來),然後直直向我走來,在腳邊磨蹭一陣,再到草地上翻滾。滾過去滾過來,又滾過去再滾過來……偶爾四腳朝天,停格……再翻滾……直到我俯身摸摸牠,這才心滿意足去逗弄小花小草或靜躺著曬太陽。
 
    今年春天,蘭陽美術學會假鑑湖堂舉辦了連串的十次周末寫生課程。課後,我總愛到松園找那喵兒玩耍。一日,陽光在落羽松新萌的翠葉間熠耀著,那喵兒華麗如虎斑的條紋大衣更是金燦燦的耀眼奪目。忽然,牠抬頭定睛看向樹梢,專注凝神,若有所思。這樣的神態令我靈光一閃,「我見是空,他見非空。是非非是,非空亦空。」這幾個像繞口令又像哲思秘笈的字眼,突然浮上心頭。
 
    到底是甚麼吸引著牠的目光?牠在思索著甚麼?依我看,樹就是樹,其他空無一物啊 。或許喵兒會說「那樹上有陽光在跳舞,有風在哈氣,怎會空無一物呢」?這令我聯想到,生活裡常有「是」與「非」的爭議。我說是來他說非,我說非的他說是。若往深層探究,彼此多些理性客觀,大部分的「是非」並不需太過執著計較,退一步海闊天空,放下即逍遙自在。何況「理愈辯愈明」「後出轉精」,在辯證過程,若能保持平心靜氣,真理自可顯現。
 
    至於般若波羅密多心經所揭示的「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如此奧義煞難參透,緣於邂逅一隻喵,藉由牠的目光指引,「非空亦空」,多少令我似有所悟。
 
    這就是生活禪吧,我想。
 
 
 
 

 

 
 
 
 
 
 
 
 
以"鑑湖堂偶遇有感"為畫題
參展"2018蘭陽美術學會藝術交流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