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真切的思念是難以表述的,最深沉的悲傷因此寂寂無聲。
 
    老爸走後已近一年半,時間的流沙忘了掏洗我的失落,反是沉澱更多的哀傷,像結石,哽在喉頭,也糾著心窩。
 
    老爸晚年篤信淨土法門,臨終前,同修向我和老公諄諄告誡:「這是關鍵時刻,家人不該悲傷,要大聲助唸佛號,亡魂才得安心往生淨土。」全家因此噙著淚哽咽誦唸,往生小殮大殮蓋棺停靈,那幾日耳裡心裡都是佛號,再無一絲雜念。老爸出殯當日,我一見熟識四十餘年親如姊妹的兩位老友相偕來公祭,忽然,那抑鬱多日的淚水彷彿尋到了宣洩的缺口,山洪暴發一般,嚎啕不能止歇。
 
    人都說淚水會滌淨心傷。我以為這驚天動地的一哭,可以是喪父之痛的句點。孰料此後哀傷如潮水,時不時湧現心頭。
 
    在展場看到一輛古董級老舊腳踏車,骨架粗壯,龍頭和坐墊間有個橫桿,我就想起國小階段,常是側坐這款腳踏車橫桿上,由老爸晨昏載著到校返家,不知羨煞多少排路隊徒步上下學的小學童。
 
    偶從報紙健康版讀到蜂窩性組織炎的嚴重性,便想到五十幾歲的某日,左臉近太陽穴與眼皮間,忽然腫了個大包,初時不以為意,第二天卻愈趨嚴重,紅腫熱痛都來襲,我依舊做著家事日常,年近百歲的老爸推著輪椅靠近瞧了瞧,要我立刻去看皮膚科,我說大概被毒蚊咬的不礙事,老爸不再勸說,突然往電話方向去,語氣斬釘截鐵,大聲說:「我叫計程車給妳坐。」見識慣了老爸的堅持性格,我立刻搶下話筒,說:「我騎腳踏車去!」出門前回望,發現老爸在偷笑,原來我的儉省習性被用來將了一軍呀!後來聽醫生說紅腫熱痛是蜂窩性組織炎的病徵,幸好及時醫治,未釀大災。這真該感謝老爸的英明果決與睿智幽默。
 
    庭院裡曇花開了,老爸湊聞曇花香氣的歡喜模樣便悄悄浮上我的心頭。春天來了,就想起老爸充滿期盼的叮嚀:「趕快去買些菜苗種子來種,不要誤了農時啊!」……這些那些,總在不經意間令我悲從中來。   
 
    一向自許做個EQ高的人,自幼就不太需要父母師長操心,只不過哭點很低,這或許得了老爸的真傳。記得國中開始,家裡有了電視,每回看到忠孝節義的感人劇情,老媽會忍不住慨嘆幾句;老爸總是鼻子窸窸窣窣肩頭一聳一聳的,煞是入戲;坐在後頭的我也不遑多讓,常是眼眶一酸,淚水滴溜溜滑落兩頰。
 
    或許,這無聲的淚,是老爸和我恆久的呼應與連結?
 
    清明將至,不思念也難,想到老爸茹素且酷愛甜食,便自製甜米糕,又備了多樣水果,311日,全家到福園祭拜老爸。點了香,老公說:「妳來說禱辭。」我點點頭,卻是一聲也無,怕一開口就會痛哭流涕呀,只好默禱。
 
    離開福園,我想起數日前經過員山的金山東路,兩旁有十數棵櫻花開得燦爛,便提議全家驅車前往賞花。是的,賞花,我需要繁花的蓬勃活力,滋潤心中幽暗枯寂的一角。
 
    第二天小女兒說,櫻花至少該開在公園裡,路邊賞花真沒氣氛,車來車往的,好吵雜喔!然而,當時我眼裡心裏只有朗朗晴空下的滿樹櫻花,車來車往的呼嘯聲雖然鼓動著耳膜,並沒有駐進心裡,不算干擾。櫻花煥發的美感,我深刻感受到了,這一波心潮,是欣喜的。
 
    老爸也愛賞櫻。
 
    尋著老爸往日的生活軌跡,我奮力向前邁進。
 
    人生,就是如此的悲欣交集。
 

 

 

 

 

 

 

 

 

 

 

 

 

 

 

 
以上櫻花,3月11日手機拍攝
以下,3月14日再與老公散步至原址,用相機拍攝
 

 

 

 

 

 

 

 

 

 

 

 

 

 

 

 

 

 
******************************************************************************
 
甜米糕材料:(備忘參考用)
圓糯米    4(量米)
紅糖      約8分碗
龍眼乾    8分碗(可不加)
米酒      約8分碗

 

步驟:
1.圓糯米清洗後瀝乾,放電鍋內鍋,用2.8杯水浸泡2小時
2.龍眼乾倒入米酒,分散泡軟,加紅糖攪勻,作成甜料
3.電鍋外鍋放2杯水,將圓糯米蒸熟
4.蒸熟的圓糯米翻攪鬆散,放入甜料,繼續翻攪至均勻
5.電鍋圓蒸盤抹一薄層芥花籽油
6.攪拌均勻的圓糯米,盛入電鍋圓蒸盤,用湯匙背面壓至緊實
7.室溫下放涼即可切塊食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