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璞和蘇的交情已近五十年,不是如水的清淡,也不是如蜜的甜膩。彷彿入了芝蘭之室,迅即慣習那芳香,不需特意顧惜,就是知那香氣將永遠存在心頭;又似自家姊妹,彼此毫無顧忌芥蒂,無論距離多遠分別多久,再聚首依然水乳交融,不會留存任何時空罅隙的痕跡。
 
    2015年起,逸璞成為燈篙林道春櫻的頭號粉絲,在部落格年年貼出遊覽圖文,蘇看了深受感染而亟欲親歷,好友倆自去年春就有了一同賞櫻的邀約,卻到今年225日才順利成行,逸璞的老公打趣自己是隨行的書僮兼保鑣,一起出發時,風和日麗。
 
    一路上花況迷人,有開車上山走馬看花的,也有徒步登山悠閒品賞的。由於燈篙林道促進會的努力,此地知名度逐漸提高,秘境已不隱密,遊客比往年翻多十數倍,可用絡繹不絕來形容,無論識或不識,錯身往來的瞬間,常會歡快地彼此招呼,同是愛花人,自然樂意分享共賞的喜悅。
 
    到達「獨立樟」小憩,正陶醉著大片肖楠林相與山腳崩山湖聚落的悅目景致,卻見烏雲自海的那頭迅速飄來。沒帶雨具的逸璞等人,在小小的樹蔭下,眼見小雨漸成大雨,正猶豫著是否該冒雨衝下山去,幸遇老鄰居莊先生(燈篙林道促進會總幹事)也湊巧騎摩托車來附近巡山,他好意指點,獨立樟下有個破舊貨櫃屋,可暫時避雨。話才說完,莊先生立馬淋雨騎摩托車下山,一盞茶功夫,又改開轎車來貨櫃屋前,打算載我們到山腳的燈篙林道促進會辦公室(我們的摩托車停在那裡)。他又善體人意接著說,若我們還想繼續賞櫻行程,他有帶三把傘來。
 
    看倌試想:這雨不知何時能停,又或許會變成暴雨,此刻請莊先生載下山該是最明智的抉擇吧?但據往年經驗,山頂的花況鐵定更美,半途折返確實可惜,當然來日還有機會到此賞櫻,然而所見已非今日之花,且難得好友同行,這樣的機緣已等了一年,再錯過不知又是何時!既然已有雨具可借,我們就效法英國名將納爾遜「不畏風雪,目標必達」精神吧。
 
    老天垂憐,雨勢在我們決定上山的瞬間變小了。沿途賞花談笑間,也不知何時雨竟然停了。山谷中,逐漸有煙嵐蒸騰,不時穿梭櫻花與路樹,景物迷濛多層次,色調濃淡常變化。越接近燈篙林道的盡頭,越能體會「山在虛無縹緲間」的夢幻美,好似入了仙境般清雅柔麗。雲霧瞬息萬變,卻有不斷上升的趨勢,逸璞不禁把心中的暗禱脫口而出:「啊,那霧一直往上升往上升,等我們到達山頂,說不定就可看到遠處的龜山島了!」
 
    果然,我們一登上林道最高的轉角,就驚喜看到龜山島,漂浮在層巒之外的朦朧海面上,遠眺又彷彿是浮現在雲端的一隻藍龜,這錯覺更富美感也令人更增遐想。
 
    尋找龜山島,似乎是宜蘭人的戀鄉情結,只要登高,必渴望能遠眺龜山島,一旦見到龜山島,便有一股暖流充溢胸懷。「望林找龜」是燈篙林道最迷人也最難得的賣點,這些年逸璞和老公來燈篙林道好幾回,一是瘋賞櫻,更是為賞「望林找龜」的美景。由於天候難以掌握,幾次登頂都撲了空,今日因為堅持,也因為莊先生的協助和好友蘇的陪伴帶來好運,終於得償宿願,實在開心滿足!
 
    坐在林道最高處的石墩上,感受著獵獵颳起的山風,環視著雲霧中忽隱忽現的遠山近樹山腳下的村落田野蜿蜒入海的蘭陽溪身影,不禁悠然恍然。拿出手機錄影,竟驚喜發現龜山島又漂浮在來時路的轉角,靜默對望著呢!
 

    回程,山風一路呼嘯高歌,令衣衫單薄的遊客倍感春寒料峭,也為此行平添「山風隨我歸」的趣味,堪稱一絕。半日內,在山林春櫻間,飽覽晴雨的瞬變和風起雲湧的奇美景致,這樣的遊歷,殊勝又難得啊(或許,這也是逸璞腳程遲緩卻鍥而不捨的另類福報,哈哈!)

 

 

 

 

貨櫃屋前的莿桐,獲得蘇極大的愛賞
 
在貨櫃屋避雨,艷麗的莿桐成為眼前無敵的雨中即景

 

 
 

 

 獨立樟旁一棵小樹,求教植物達人惠予正名

 

 獨立樟下好風光

 

 

 

 

 

 

 

 

 

 

 

 

 

 

 

 

 

 

 

 

 

 

 

 

 

 

 

 

 

 

 

 

 

 

 

 

 

 

 

 

 

 

 

 

 

 
 
 望林找龜
瞧見圖中央的藍色小龜嗎?
 
 
 
 
 
 

 

坐在林道最高的石墩,回望路的轉角上空,小藍龜靜默浮現

 

 
此影片在燈篙林道山頂以手機錄製
山風獵獵
播放時,請將音量調小
免受刺耳之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