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記憶,像深埋心田底層的種子,機緣成熟時,會忽然萌發,探出頭來渴望添枝增葉。
 
    今年元旦,清晨六點冒著寒風微雨,逸璞和老公一起參加了宜蘭市公所的升旗典禮與健走活動。結束時,已九點多,眼見老天爺將雨收回厚厚的雲層裡,疲憊的身體不禁湧現濃濃的遊興。回家路上經過鑑湖堂,便繞進去探望。但見那些近百年的落羽松,老當益壯地披著濃密的黃綠細葉,準備迎戰更強的寒流過境,大概還得等待一些時日,才肯秀出紅褐的冬袍吧。
 
    小小的失望滲入逸璞心頭,忽然……一顆記憶種子發芽了!啊,順著鑑湖堂這條小路一直走下去,好像可以到宜蘭南機場,那裏曾經有又寬又長的飛機跑道,龜裂的水泥地上,這裡一叢雜草那裏一片菅芒,荒涼寂靜無人煙……
 
    可那已是三四十年前的南機場印象了,是年輕的逸璞騎著單車在鄉間四處獨自探險的「戰果」,現下的景況如何呢?
 
    就去看看吧,記憶種子渴望添枝增葉。
 
    順著記憶的路線往前邁進,鄉野仍是鄉野,卻有了不少新貌,穿過近年闢建的橫向大馬路,越過一個小斜坡,眼前忽然開闊明亮得令人吃驚,怎麼?就來到宜科路上了!原來我們已進入宜蘭科學園區,不知不覺,莫名所以。
 
    近年也曾見這一帶圈築起看不到邊際的工地圍牆,大肆整地開發、忙碌興建土木。沒想到匆匆12年已過,斥資89占地70公頃的宜蘭科學園區,就是日治時代的宜蘭南機場所在,當年神風特攻隊的飛機曾在這裡起降過,也在附近的機堡匿藏過,昔日的風向帶遺跡就在不遠處的菜園裡,經歷風雲叱吒的八角塔台,2014年被修整回復「抗炸指揮所」的碉堡樣貌,兀自矗立,鄰近新建的宜科巨型水塔……逸璞印象中的斑駁飛行跑道,如今是平整寬闊綿長的宜科路,路側有滯123的狹長滯洪池相通串聯,一直延伸往遠處龜山島方向。據說當年日軍規劃南機場飛行跑道,就是如此筆直朝向龜山島,神風特攻隊一起飛就是筆直朝海面上的美國軍艦飛撞而去,這是壯士斷頭的不歸路,是野心家高呼悲歌的舞台,是戰爭蹂躪民生的血跡斑斑!
 
    眼前的宜蘭科學園區又是如何呢?2015年園區完工招商,目前僅五家廠商進駐。土地出租率4.44%、標準廠房出租率17.86%,宜科淪為閒置率超過九成的「蚊子園區
 
    元旦那天,逸璞與老公尚未走近滯洪池旁的圍欄,就驚起棲息池畔的一群群花嘴鴨,霎時整個天空有數組鴨群盤旋飛翔此起彼落,看得人眼花撩亂,彷彿來到水鳥保護區,好不熱鬧!然而轉身環視寬闊的科學園區,滿眼的綠意裡,稀疏安靜的廠房,穿插著偶爾來慢跑散步遛狗的民眾,大地一片岑寂寥落。
 
    對於愛賞鳥的愚夫婦來說,宜科真是個散心的好所在,因此第二天又興致勃勃再去閒逛了半日,這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生得意須盡歡心理。宜科仍有標準廠房與停車場等工程在進行,宜蘭縣政府與科管局也積極努力在媒合招商,宜科仍擁有成為東方矽谷的願景,前路漫漫,將來或許科技在此地蓬勃發展而水鳥遷居匿跡,也可能人鳥和諧共處天地間,一切都在未定之天。眼前,就歡喜賞鳥吧!
 
 
日治時期宜蘭南機場的八角塔台(右前)
 

 
宜科巨型水塔
 
 
 
 
 
滯洪池畔的花嘴鴨
 
 
 
 
 
 
 
 
 
 
 
 
 
 
 
 
 
 
 
 
 
 
 
八哥
 
黑頭白?
 
 
 
 
 
 
 
 
 
 
 
魚鷹
 
 
 
 
           
 
 
時空(公共藝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