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偶爾心想事成,便覺幸福無比。

  

       

    多年前,逸璞在媒體看到水雉的報導,頗為驚豔,從此渴望能親見這有著「凌波仙子」「葉行者」「菱角鳥」美稱的鳥。但據說原本全台各平原皆可見的長尾水雉,由於土地開發及環境破壞,在民國78年存活數量已不超過五十隻,農委會因此公告水雉為第二級珍貴稀有的保育類動物。雖經多年努力復育,目前僅台南官田一帶的菱角田較常見,但總量只數百隻,且冬季常因食物短缺與農藥危害而猝死。至於宜蘭,偶有鳥友傳出看到一兩隻,卻不見長留某處,難以追蹤。

 

   

    夢想何時成真,很難逆料。親見「凌波仙子」?難得出遠門的逸璞,多年來只能望圖興嘆。

 

 

    今年七月初,忽然傳來「一對水雉在員山築巢孵蛋」的消息,確切地點是離逸璞住家不遠散步即可到達的勝洋水草場。這,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怎可錯失親臨觀賞的良機?

 

 

    7月12日,逸璞和老公攜帶了家中最重量級的拍照機司(其實只是400mm小小砲一枚),興沖沖趕往現場。滿布睡蓮和各種水生植物的廣漠生態池畔,早有多位攝友靜默守候,個個設備齊全:遮陽帽、傘棚飲料、乾糧高腳椅三腳架……,呵,長期作戰的姿態!大砲更是一個比一個壯觀,十來支在池邊一字排開。相形之下,逸璞手執的小小砲簡直連「小巫見大巫」的小巫都還說不上,為求方便,也沒帶腳架,反正攝功不佳,就只是想很隨興的手持拍攝。這哪像要與寤寐求之的凌波仙子約會?倒有點像舞台上的跑龍套,做個樣兒,比劃兩下罷了!真是慚愧,見笑啊。

 

 

    逸璞與老公順著各大砲對準的方向,一眼就瞄到公水雉在浮葉鋪就的窩巢上孵蛋(距離岸邊大概幾十公尺遠,其實肉眼只能約略見到黑白相間的模糊身影)。逸璞興奮舉起小小砲,開始「噗—噗—噗」為凌波仙子留影,眾攝友卻依舊靜默無聲,個個按兵不動,倒顯得逸璞少見多怪沉不住氣。突然有人壓低嗓音說:「那鳥要起身了!」果然相隔不到兩秒,公雉開展雪白鑲黑邊的雙翼,振羽飛向百公尺外的蓮葉間,覓食去了。霎時耳邊傳來「噠噠噠噠噠噠噠」的串串大砲快門聲,哇!速度比機關槍更快,音量卻很輕巧。莫怪首次與眾多大砲近距離接觸的逸璞如此吃驚,這也算是託凌波仙子的福,長了識見,呵呵。

 

 

    眼前這對水雉是穿著繁殖季節的吸睛羽衣,全身色調搭配得極為高雅講究,堪稱上帝匠心獨運的精緻傑作:白臉白前頸白翅,背部深褐,腹部與長尾純黑,深淺對比鮮明,更顯清新潔淨;又,後腦杓一撮黑髮,好似戴了個可愛的小帽,前後頸間有一黑長線條,框出那迷倒眾生的招牌後頸——如馬鬃鬣鬣的耀眼金黃。較特別的是這隻公雉不知何故缺了長長的雉尾,卻因此令觀者更易辨識雌雄。

 

 

    公雉全心盡責孵蛋,就連覓食也斷斷續續,每隔幾分鐘就飛回檢視鳥巢或半蹲著孵蛋。母雉狀似悠閒,滿池亂逛,偶爾「一五一五」鳴叫幾聲,卻暗地裡眼觀八方,負起巡弋護衛的重責,曾見牠自百公尺外疾飛至眼前,為的是驅趕一隻太靠近窩巢的紅冠水雞(當時公雉忙著進餐)。最甜蜜浪漫的美麗鏡頭,是兩雉在池間偶遇的雙飛雙舞,但往往短暫如曇花一現。

 

 

    凌波仙子的魅力奇大無窮。接連幾日,逸璞與老公傍晚散步,走著走著,心就被牽引去池畔尋覓水雉芳蹤。總是看到公雉嚴守愛的窩巢,常半蹲著小心翼翼用前胸的體溫孵蛋;而母雉依然警覺地三步一啄五步一抬頭,那頗富趣味的鳴叫聲「一五一五」(或許暗藏了歇後語「一十」?)在向晚的靜寂中,更顯嘹喨;而長時守候的幾位攝友,因暮色四合,只能依依不捨地陸續離去。衷心企盼不久的未來,可看到幼幼凌波仙子們,跟隨最稱職的超級奶爸四處覓食安全長大……


 

公水雉小心翼翼半蹲孵蛋(浮葉上有四顆褐綠色的蛋)
 
離巢覓食片刻
 

 

 

 

 

 
 
 
 
無心遊蕩,匆匆趕回顧巢
 


見雉蛋完好才安心
 
圖右下可見艷陽下黝亮的雉蛋
 
   又飛離覓食
 
須臾又飛回
 
母雉(右)有長尾,體型比公雉(左)略大
 

 

母水雉看似悠閒,暗負巡弋護衛之責
 

 

 

 

 






最是甜蜜雙飛時




 
 

 

 
 

 

 

 

 
 
母水雉驅敵遠離窩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