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流不來,窗前的梅花不開,我望穿枝椏的雙眼燒灼,渴盼霜雪的降溫。
 
    第一波寒流過境,濕冷的梅枝漸吐花苞。第二波氣溫更降,但水氣不足且快速回暖,高山霜霰及霧淞不待遊人登覽,迅即消融。第三波……冷冽沁骨髓,陽光僅在清晨露臉約一個時辰,接棒的,非陰即雨,終日裡人人把自身包裹瑟縮成團團圓圓。高山雪訊不斷,窗前梅花綻放如白浪吐沫,夜燈斜照下,竟似一個個小雪球簇擁枝頭。樹下踟躕,有暗香游移,彷彿酒釀醉人況味的飄浮遠送。
 
    白梅似雪,說的是色調的相彷,也是易逝特質的相近。梅花盛開期不到一周,且往往在最天寒地凍時更顯精神。為了長存芳蹤倩影供日後回味,就得全副武裝抗寒;時而冷雨撲面,時而寒風刺骨,偶有陽光伴隨藍天,便覺天憐我也,萬分感恩。取景挪移的當下,彷彿天地間只我與梅,相看兩不厭的欣悅柔情,實在難與他人言表。照片中,雖看不出淒風的顫抖,卻烙下晴麗的光影,也串起苦雨的珠淚。
 
    寒流漸離,天清氣朗,此刻最宜追逐遠山積雪。層次分明的大霸尖山與鄰近的蜿蜒峰巒,嶙峋崚嶒的山頂怪岩都披上皚皚白雪,遙望如一條飛龍,昂首天際,橫臥山頭,靜觀人間。還有那合歡圈谷,厚厚的積雪鋪陳著斜緩的山坡,在朝陽下映射出粉紅的柔光,彷彿悄聲招喚著旅人:來呀!這裡可滑草滑雪喔。……
 
    鄉間漫步,阡陌縱橫裡,處處是遠眺的好所在,遠山積雪恰似多情的郎君,一路相隨。郎君(老公)重感冒未癒,聽說我要追雪,立馬戴上毛帽,披起圍巾,穿著厚外套,陪我行走鄉間闃無人聲的小路,這份相挺到底的情義,正如燦亮而不刺灼的和煦冬陽。
 
    寒流的小確幸除了追梅追雪,還可追追落羽松。雖然萬物皆有情有信,落羽松在冬季是該紅的時節,絕不輕易爽約,若有寒流與暖陽交相加持,那紅黃綠的恣意潑灑,更是天地間絕美的光雕。再加上春耕前的一汪水田,粼粼波光裡映現一叢叢多彩交響,簡直是妙不可言的逸品好景。
 
    老天爺是公平的,雖然我無緣遍遊千山萬水(缺錢缺閒缺體力),卻在嚴冬裡賞我無數個小確幸,怎能不知足感恩讚嘆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