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濕冷,昨午雨霽,逸璞不禁遊興高張,邀大小公主一起到望龍埤散心。
 
    望龍埤,原似深居山野的小村姑,清靈明秀,卻少人賞讚。十多年前,經員山鄉公所大力整治並長期維護,儼然升級為旅遊舞台上的閃亮明星,無論晴雨,日日遊客如織。因為離逸璞家不遠,幾乎隨時可往遊,熟門熟路的,說是自家後花園也不為過。
 
    雖然經常到訪,絲毫不覺厭膩,反而時有驚喜。細究緣由,生態豐美應是主因。埤面不算遼闊,中有小島,島上一涼亭,島的兩端由九曲橋和拱背橋分別串聯兩岸。若漫步繞行環埤步道一周,大概一個鐘點綽綽有餘。然而水中錦鯉肥美青魚(烏鰡)碩大,還有無數刻意放養的溪哥苦花等稀有種魚苗成群優游,吸引了大小遊客駐足餵食圍觀;有紅冠水雞紅面番鴨北京白鴨等,在水面載沉載浮或在岸邊啄食,親人又逗趣;晴天常見各色蝴蝶穿梭環埤步道的花間草叢;夜鷺白鷺鷥翠鳥小鷿鷉,偶爾展翅輕掠水面覓食,更成眾人目光追逐的焦點;運氣好些,還可巧遇湖畔店家寵溺的貓咪,在賣場中庭慵懶曬太陽或在小徑撲捉昆蟲。……
 

 

 

    天色漸晚,遠近遊人卻意興未減,依然摩肩接踵恣情笑鬧。逸璞母女仨,忽然瞥見九曲橋邊的草叢有一對紅冠水雞親鳥,邊走邊覓食,還咯咯招呼著四隻羽翼未豐的幼雛,「要跟緊爸媽,這裡有好吃的,快來快來!」雛鳥只有半個拳頭大,圓滾滾如四團黑毛球,各自頂著紅中一點黃的小嘴,跟過來追過去,一路跌跌撞撞。接著親鳥往埤面一小洲游去,那是牠們棲息的窩巢所在,雛鳥當然窮追不捨。逸璞專注拍錄著牠們泛起的大小水花,背後忽然有位女遊客驚呼:「哎呀,這裡還有一隻小的,沒跟上!」所有看到這一家子紅冠水雞的人,立刻都為落單的幼雛揪著心,有人說「小心別嚇到牠呦!」也有人大喊「不要擋住牠的路啊!」「快!快!讓牠過!」另一人急著辯解「我不是擋牠,是想趕牠到水裡向前游,不然牠憨憨地一直往後跑!」逸璞鏡頭裡的五隻大小紅冠水雞已離岸幾十公尺遠,依然奮力往前游;落單的雛鳥依然在小島岸邊聲嘶力竭卻原地打轉。這可怎麼辦呢?
 
    忽然,鳥媽媽調轉方向。是驚覺小寶貝走失了一隻呢,還是母子連心感受到島邊幼雛的焦慮無助?
 
    母鳥一回轉就飛快划行,越來越靠近全家一起去覓食的小島;這時幼雛大概也看到母鳥尋覓的身影,載欣載奔迎了上去。母子重逢,母鳥歡喜激動地在護送過程忍不住兩次拍翅旋舞。
 
    大夥兒目送著牠們漸行漸遠,只剩兩個小黑點,右前方更遠處,鳥爸爸已帶著另三隻雛鳥在小洲旁等待牠們一起歸巢。
 
    親見喜劇落幕的大小遊客,都鬆了一口氣。孩童不停用清亮的稚音回味著剛才的奇遇,直呼:「好可愛喲!好可愛喲!」大人們也忍不住向未及見那一幕的友人述說始末,然後,說故事的和聽故事的一起同聲讚嘆稱奇。
 
    蒼茫暮色中,有個男子粗獷豪氣地模仿遠處傳來的水鴨子叫聲「ㄏㄚˋㄏㄚˋㄏㄚˋㄏㄚˋㄏㄚˋ」這奇特似笑非笑的聲音,不但沒有引來側目白眼,反而令周遭識與不識的人,都忍不住哈哈笑出聲來。喔,山巔水湄,偶爾放浪形骸增添一些「眾樂樂」的趣味,又何妨?這日的望龍埤,在紅冠水雞的咯咯聲和水鴨的「ㄏㄚˋㄏㄚˋ」聲中,初冬的寒意都消匿了蹤影。
 
(自製影片請慢賞)

 
又:欲詳望龍埤景致遊趣者
請點閱逸璞舊圖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