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大早,老公就提議中午去香草菲菲享用Buffet,隔了幾分鐘,他產生一個大哉問:「三十五年前的今天,我們中餐吃了甚麼?奇怪,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到底怎麼吃的?有吃些甚麼呢?」我不加思索反問:「我們有吃中餐嗎?」
 
    接著我們倆一起回想共同討論,百思不得解,而且可能永遠找不到答案。這是結婚三十五周年的趣談,值得記一筆。
 
    前些日子愚夫婦其實已有共識:「不管回想甚麼,我()如果說這事曾經發生過,你可不能(我也不能)堅持說沒有!」因為,彼此的記憶都已不太可靠,過往的事,共同玩玩記憶拼圖就好,讓它如煙飄散也可,沒甚麼好爭執誰對誰錯的。
 
    可是,明明我那天沒吃中餐啊!早上六點就請美容師為我梳頭化妝,穿戴好新娘白紗禮服與全套首飾,就端坐閨房等喜車。九點出門,即往夫家。入門後拜過祖先,向公公問安,和家人問好,在客廳小坐片刻,伴娘就陪我到新房等待晚上的喜宴。這期間,白紗蓋頭,禮服曳地,因當天氣溫頗低,還添了白絨短披肩,臉上更有五顏六色的精緻濃妝。這樣的裝扮,這樣的人生關鍵時刻,只能鄭重端莊地正襟危坐,哪可能吃中餐?連水都不敢喝呢,因為無法上廁所呀!至於其他家人和伴郎伴娘應該有吃中餐吧,只是他們的動靜我一無所知。
 
    但也可能記憶有些小缺口,比如說,或許當時有誰好心塞給我一兩口吃的解饞解飢?
 
    喔,三十五年前的今天,我們有沒有吃中餐?吃了甚麼?竟然成謎。
 
 






 
    今天的午餐倒是很豐盛,吃的喝的熱的冰的鹹的甜的,隨心所欲,任意取用。現場正巧布置得像在辦喜事,有柔紗彩帶懸結心型墜飾,有近千盆多色植栽增添浪漫氣氛,有專人在潔白鋼琴前演奏一首又一首悅耳旋律。寬敞挑高的明亮空間,雖是人潮如長龍人聲似鼎沸,但呈一派歡樂和諧,絲毫不顯擁擠侷促。
 
    餐後閒逛空中步道,新認識一種植物名「紫鳳凰」,淡紫花瓣上的深紫紋路,細看真像鳳凰開屏,饒富趣味。
 
    今天的午餐,拍了一張三色冰淇淋留念,或許日後可提供許多回想線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