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是上天餽贈的厚禮,卻如精靈的化身,如夏日的螢光閃爍,如夜空的繁星點點,總在不經意間忽隱忽現,無法阻擋,不可強留,難以珍藏。
 
    人過中年,往往記憶開始衰退,該記的記不牢,該忘的卻難逃躲。
 
    年輕時,仗著自己記憶力不錯,把他人的短暫失憶或記憶錯亂當作趣譚。曾有位四十來歲的同事,閒談提及自己在講課時,寫了板書,一轉身,卻忘記剛才講到哪。當時二十多歲的逸璞聽得很心驚。十多年後,這同事湊巧成為逸璞小女兒的導師,課堂上,她多次要叫喚小女時,口裡卻喊出逸璞的姓名,其他同學一頭霧水,小女卻心知肚明起立應答,從不曾點破機關。或許當時小女兒多少已體會到「記憶」的難以捉摸,因而表現得如此貼心。
 
    也曾在醫院掛號處,聽見一段和「記憶」相關的問答。那年頭,資訊數位化尚不普及,掛號和病歷調度都需人工現場處理,一位中年男子為自己的孩子掛號,卻記不得孩子的生辰年月日,成為掛號小姐驚呼哀嘆了好一陣子的棘手問題。那時逸璞已擁三個寶貝子女十數年,對子女的生日從未混淆模糊,因此覺得那男子很不可思議,是孩子太多了嗎?還是平日就不太負家庭責任?……多年後,逸璞逐漸了解,「記憶」像泥鰍般滑溜,有時隱匿無形,有時又自動竄出,尤其在情急之下,「記憶」更不聽使喚。
 
    退休後,逸璞常在國中同學和第一屆學生的群組裡賴來賴去,大家都是五六十歲的初老階級,開始注重養生保健,最熱門的話題是如何預防失智失能。一旦有人貼出昔日結伴郊遊或聚會的泛黃舊照,立刻引來熱議:「這是哪裡?」「甚麼時候拍的?」接著是一陣恐慌:「我怎麼都沒印象!」「妳怎麼還記得?」「好擔心哪天自己失憶失智了!」最後是一長串哈哈笑的貼圖和彼此安慰鼓舞的話語:「沒事沒事,大家都差不多啦!到這年紀,難免忘東忘西。」「好好享受當下吧,將來生甚麼病誰能預料!」「平時多動動腦,能防失憶失智喔,但別太過杯弓蛇影杞人憂天啊!」
 
    因此,逸璞更加勤奮耕耘「逸璞園地」。運用文字、錄音、照片、影音等方式,將現有的生活記憶篩選保鮮,也努力深掘記憶底層逐漸碎裂的結晶。部落格真可經營成為個人化的「記憶珠寶盒」呢,可惜近年很多部落格長期停格甚至永久關閉了!
 
    今天逸璞忙著整理2010年「九族文化村——清境農場——中台禪寺」之旅的照片,老公瞥見,發出一連串疑問:「這是哪一年?我們和誰一起去的?那時投宿在哪裡?」哈,答案都在照片圖檔裡。逸璞有先見之明,當年把投宿的旅社也拍攝下來,如今有了線索,輕易導引愚夫婦同心協力進行記憶拼圖:我們是參加工作單位舉辦的自強活動,投宿埔里鎮的箱根溫泉生活館,那一夜泡了溫泉賞過夜櫻,第二天拂曉還摸黑步行到旅社附近的「觀音瀑布」,在外瀑徘徊了一陣,享受到許多鮮活負離子,卻因道路損毀而無緣欣賞內瀑……
 

    照片,是優質的「記憶保鮮盒」,難怪近年大家流行人手一機「趴趴照」呀。

圖多,請慢賞
是敝帚自珍的舊照,有記憶保鮮作用
掠過亦可,呵呵
 
 
 

 

 

 
 纜車上所見九族文化村

 

 高空瀏覽日月潭

 

 

 纜車終點站

 

 
 

 

 

 

 
 
 纜車回程所見山谷景觀
 
觀山樓
 

 

 萬山神石(孤巴查呃岩雕,約創作於150年前)

 

 

 娜魯灣劇場表演

 

 女巫為旅人祝禱祈福
 
 
 

 

 

水沙連宮廷花園
 
 羅馬噴泉
 
 水沙連麗宮
 
夜櫻(左亮燈處為投宿旅舍屋前燈)
 
 左前方白底招牌處,即埔里箱根溫泉生活館
逸璞攝於投宿次日清晨

 

 

箱根溫泉生活館
 
清境農場
 
 
 
 
 
 
 

 

 

觀賞青青草原綿羊秀
當日陽光出奇灼熱
 
牧羊犬表演牧羊
 
綿羊剪毛秀
 
 滿山遍野追羊秀
 

 

 

 

 

 同事好意為愚夫婦留影
此門市為當年海拔最高的7-11
 
 中台禪寺
 

 

 

 
 

 

 

 四天王殿
 
 
 
 白辛夷
 
紅辛夷
(中台禪寺所植紅辛夷與白辛夷統稱為"怡笑花")
逸璞曾為此寫文作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