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日近午,窗外傳來忽高忽低的鳥鳴聲,其一低沉粗啞,其一高亢宛囀,交錯往來,似有兩鳥對答,偶爾諸聲連貫紛雜,如一大家族熱烈開議協調某事。
 
    連日冷雨,村野一片迷濛遼夐,偶有孤鳥停歇屋前電線上抖動濕羽,眾鳥噤聲。這般光景下,如此熱鬧非凡的鳥聲實在引人豎耳,細聽似乎是未曾見過的鳥種,逸璞禁不住好奇,出門引頸上下左右張望,但聞其聲未見其影,初步推估聲音是從自家屋頂傳來,才會如此宏亮浩偉。
 
 

 
    錄下一段,播放給家人聽。倏爾一隻大鳥飛降陽台欄杆上,果然未曾謀面!牠頂著滿頭白羽,全身黑白錯雜,張大了嘴「嘎!嘎!」一副怒髮衝冠卻又狐疑滿面的滑稽模樣。隔著反光玻璃,估計牠是瞧不到屋內動靜的,逸璞趕忙用手機採錄影模式拍攝,於是剛才錄音裡那既陌生又熟悉的串串鳥囀,彷彿從四面八方湧來,再次嘹喨屋外。當時逸璞一心以為隨時會有另隻大鳥忽現眼前。
 

 
    終究被牠警覺到我們的存在,噗噗鼓翅離去。重播錄影畫面時,小女兒忽然有了驚天動地的發現:「快注意那嘴型的變化!所有高高低低的聲音都是牠發出來的,哈哈,是牠自己跟自己玩啦,沒有第二隻鳥!」逸璞定睛仔細瞧了兩三回,不得不承認聽覺誤導了大腦,還以為今日有鳥大軍壓境呢。
 
請點閱自製影片(以黑領椋鳥鳴聲為背景音樂)
    
    實在好奇這是甚麼鳥?以體型來看,比一般田野常見的鳥壯碩不少,倒有點像鷹的幼雛,但嘴型細長尖直,缺少鷹類經典的彎鉤短喙。噢,那眼眶四周有一小塊黃色裸皮,似曾相識啊,會不會是家八哥的亞成鳥?(家八哥也有黃裸皮圈住眼眶,而很多鳥種的亞成鳥是黑白相間的花羽)但牠明顯比見過的各種八哥大隻呢!(約有二十多公分)
 

    就上網查查「八哥幼雛」的圖片吧,哇噢,瞬間賓果耶,有那黑白羽的八哥。但牠是俗稱「花八哥」或「黑脖八哥」的「黑領椋ㄌㄧㄤˊ鳥」,而且來逸璞家的是成鳥,因為牠已長成一圈明顯的「黑領」了!
 
 
 
    據說黑領椋鳥喜歡成對或群體行動,但當日只見這隻飛出又飛進,從近午唱到將暮。然後就神隱了!牠可說是冒著冬雨來逸璞家的稀客呀。
 


 
    黑領椋鳥分布於華南、緬甸、泰國、中南半島。台灣分布於西部平原各大都市近郊,尤以台北縣市及高雄縣市最多。有些學者說,既然在福建及金門就有天然分布,屬不普遍留鳥,因此不應該排除自然擴散來台的可能性。
 


 
    但中華鳥會的觀察研究認為黑領椋鳥是外來種,當初很可能因牠具有能學人語的天分,透過貿易成為寵物鳥,後因飼養時逃逸或被棄養放飛,在野地只有零星存活,卻從1995年開始,數量急遽攀升,顯示已在台灣適應環境並自然繁殖。雖然黑領椋鳥拓展數量遠不及家八哥白尾八哥等外來種,卻因體型較龐大而在搶食上頗佔優勢,且這些外來鳥可能造成原生種八哥受競爭遭排擠甚至因雜交導致滅絕等潛在問題,更會使整個生態系產生劇烈變化,因此也有不少專家傾向於努力移除外來種,而不時有誘捕撲滅的行動與計畫。
 


 
    這樣的資訊令逸璞思緒紛亂極了。生態平衡與生物多樣成為近年的熱門課題,往往是當初人類自私短視而造成危機,如今為解決問題又不得不耗盡人力物力去監測控制甚至助此抑彼。然而,生物何辜,竟不能自由自在生存天地間,非得受此東奔西逐的迫害流亡呢?夜深,猶不禁為這隻歡唱了半日卻失去蹤影的黑領椋鳥惴惴不安,一股矛盾荒謬的寂寥感迷漫心頭。「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前途漫漫,禍福難測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