泅泳在記憶的汪洋,過往的瞬間如浪潮;浮沉中,有些畫面會鮮明如昨,甚至歷久彌新,逐漸編織成一個個似獨立卻暗相貫連的「真實幻境」,沉入寂靜的心湖底層;在未來某個不經意的剎那,又倏地蹦出腦海,成為迷航人暫憩息心的島嶼……
 
 
    關於蘭雨的記憶,也是在虛虛實實之間來回穿梭,一眨眼,已過了一甲子。
 
 
    竹風蘭雨,是當地人長年以來的天象觀測,套上雅士文人的綺思漫想,於是新竹終年狂颳得人暈頭轉向的風,和宜蘭四季滴答得心紛亂如麻的雨,都渲染出詩情與畫意。
 
 

 

 

 

 
  
    記憶裡童年的蘭雨,是嘟長了嘴忍受雨衣雨鞋的濕溽黏膩,是一路躍避水漥上下學的漫舞清歡;偶爾暴雨積漫了回家的路,踏濺涉水的嬉遊冒險趣味,便在同伴的推擠牽扯和驚呼笑語中盪漾。
 
 
    少女情懷的蘭雨,是窗外迷濛的遠山,是長廊盡頭的煙樹,為沉悶的課程陰暗的教室增添了些許青春嚮往,未來雖不確定,卻有無限可能。
 
 

    高二負笈多雨的台北,頗不適應離家後的獨立生活,卻沒有多少身處他鄉的惶惑,是錯把台北的雨當蘭雨了,日子依舊常在熟悉的迷離雨幕中游移。

 

 

 

 

    然後成為中興大學的新鮮人,入住紅磚矮屋的女生宿舍。台中幾乎天天天藍,我罹患多年的嚴重過敏性鼻炎竟不藥而癒,慶幸間,某日忽然下起雨來,宿舍中庭一株老鳳凰,平日撐起一片天的翠綠細密的羽葉,瞬間綴滿晶瑩剔透的雨珠,欲墜未墜,夢幻迷離,令我看傻了眼,心頭卻莫名一陣酸楚,第一次領悟甚麼是鄉愁。
 
 

    鄉愁就在這場雨的潤澤中漶漫滋長。許是「距離」產生了美感,也或許「多晴」便令人思雨,從此,我深深戀上蘭雨。

 

 

 

 

  

 

    是蘭雨的召喚吧,大學畢業後,汲汲返鄉任教,不做他想。人到年歲大了,總說葉落歸根,當時的我還年輕呢,友朋多是展翅高飛,然而我一副倦鳥歸巢的姿態,是不捨遠離蘭雨,不願再把他鄉的雨錯當蘭雨啊。
 
 

    回鄉後,為了年事漸高的家中長輩為了心愛的另一半和三個寶貝兒女還有長相繫念的一屆屆學生,蘭雨常伴著我來回奔忙,日子過得平淡平凡無怨無悔。然而蘭雨,卻在幾十年間明顯變少了,如我日漸稀疏的髮絲。

 

 

 

    今年氣候在長期的反常後又反常,蘭雨似乎重新找到回家的路,雨滴時大時小。我的過敏性鼻炎在返鄉定居後復發,落雨的日子更形嚴重,卻也早已尋得和平共處之道,不再掛心。倒是庭院裡疏於管理的花草樹木,會為蘭雨留下珠串,供我偷閒賞玩。懷著清淨的心在家鄉生活,不論晴雨各具風情。因為有愛,所以心寬,雨或不雨,都好。

 

 

 

 

 

註:2017-11-05撐傘在雨中拍攝家花,略有失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