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願望不是不能實現,是時候未到。內心渴盼親見彩鷸的那份熱情,在聽聞有這獨特鳥種的初始就已成形,卻忽忽過了二十餘載,從未幸運瞥見一眼。近日才打探到距離住家1.5公里外的休耕水田裡,有一個彩鷸的窩,鳥爸正在專心孵蛋呢。
 
 
    機不可失,第二日,顧不得天候陰沉欲雨,盧著老公相陪,我們背了個沉甸甸的長筒相機,帶了兩把大傘,散步去拜望彩鷸的家。
 
 
    秋的況味正濃,寒涼的風鋪天蓋地狂捲,彷彿影武者連連發出肅殺劍氣;而藍灰的家鴿在灰白屋頂短暫休憩,想飛的心隨時蓄勢待發;台灣欒樹也燃燒著熱情,金黃的花艷紅的果,自翠綠的樹梢似湧泉般不斷冒綻。大地依舊蘊藏著無限生機呀!
 

 

 

 



    田間小路轉彎處,一大群鷺鷥與八哥瘋狂追逐著一輛正在犁田的翻土機。八哥的黑鷺鷥的白,對比鮮明的羽色,在休耕多日的荒涼田地裡起起落落,構築出一幅動感滿點張力十足的鄉野圖。逸璞每回看見這樣的畫面,總會捏一大把冷汗,瞧,那群尖嘴長腳的饞涎小傢伙,多麼靠近翻土機黑重不長眼的輪子!曾見一群白鷺,為了飽足口腹之慾,呼朋引伴長飛數里路,聚集等待翻土機的開動。隨著翻土動作啄食了一個早上,牠們食髓知味意猶未盡,在翻土老農將機具駛上田路午休時,仍戀戀直立原地,耐心守候翻土機的再次啟動下田。或許牠們也能感應到翻土老農的慈悲,人鳥之間早已培養出神祕默契了吧,逸璞雖然每次深受吸引而駐足觀看而又忍不住心驚膽顫,卻從來沒看過有哪隻鳥兒因追逐翻土機而受傷的。

 

 

 

 

 

 

 

 

    終於來到彩鷸家門前,雨絲卻在此時夾在冷風中斜舞。不願錯失這次的拜訪紀錄,老公與我,一人負責撐傘另一人專心拍照,再彼此輪替。我們有一人眼力較差而另一人腕力不足,長筒大砲沒有腳架支撐,很容易因手震而對焦不準,只好用此輪替拍攝法來減少失誤率了(當然,也趁這機會透過鏡頭仔細觀賞彩鷸爸爸的身影)。相距十來公尺遠,更換了幾個角度拍攝,彩鷸爸爸略偏了頭警覺觀察著我們的動靜,卻很堅強鎮定,持續伏在窩巢裡孵著蛋。天地遼闊,闃無人聲,只有風雨的私語隱隱透露著秋的寂寥心事。
 
 
    彩鷸的獨特,在顛覆了鳥禽世界裡雌雄的慣性。雌鳥羽色艷麗而雄鳥素樸,採一妻多夫制,由雄鳥獨挑孵蛋及育雛的重責大任。為了下一代的安全,彩鷸爸爸身披非常成功的保護色毛羽,幾乎與精心修築的枯黃稻草窩巢同紋路同色調,若不仔細觀測,真的很難發覺牠的存在。無風無雨的水田平明如鏡,倒映出彩鷸爸爸孵蛋的專注護育的堅決,那身影那眼神,靜定昭告著天下:為兒為女,無怨無悔
 
 
    每將鏡頭對向彩鷸,總難避開福壽螺紅豔豔的卵包,我嫌棄那抹破壞畫面的紅,老公安慰我說:「就把它假想成紅花吧。」日常多煩憂的他,這會兒竟一副豁達模樣,是彩鷸爸爸的堅忍感動了他,覺得能幫主角留影最珍貴,其它細節不必太在意吧。
 

 


    回程繞行另一路線,窺見蜻蜓成雙逐愛,還有某戶人家木板圍籬擋不住的盈盈池水裡一朵擎天獨開的睡蓮流淌的層層紫光,飽滿而自信。

 

 

 

 
 
    近午,翻土機提前返回農家休息,隆隆駛過田路。路的另一頭,湊巧,天空也傳來隆隆不絕的巨響,啊竟是——預備為2017全國運動會開幕增色的四架不同型款的直升機——阿帕契(AH-64E)、黑鷹(UH-60M)、眼鏡蛇(AH-1W)及戰搜(OH-58D)直升機編隊低空緩飛,自我們頭頂轟隆掠過!如此雄壯威武的景觀,如此不期而遇,真是大開眼界驚喜難表呀!
 
 
 
 

 

 

 

 

 

 

 

 

 

 

 
 
    隆隆聲漸往山區遠離,近處休耕田裡不時傳來候鳥啾啾啾的細碎示警聲,忽而成群鷹斑鷸騰空飛起,快速由這區水田飛到距離約百公尺遠的那區水田,當我們走到那區水田附近,牠們就又飛往另一區水田,這倒有點像小孩子在玩躲貓貓了。
 
 

 

 

 

 

 

 

 

 

 

 

 

 

 

 

 

 

 

    終於走回家門前這條路,社區建置的路旁花圃,有一叢翠蘆莉喧鬧開放著,遠看像一大束浪漫紫的新娘捧花,忍不住拍了一張留念。進了家門,大紅複瓣扶桑金花石蒜蔦蘿都熱烈相迎。喔,偷閒所得這半日秋光,足夠回味多年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