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為「始遊」,因初訪有驚豔之感,立願不久的將來能二遊三遊乃至時時親炙。身為宜蘭在地人,年已花甲,始得三星分洪堰風景區閒逸之美,頗有相識恨不更早的羞愧,便懷抱著歡喜心,熱情推介給識與不識者,聊補一些缺憾吧。
 
    凡事都有機緣,這次的小小遊歷也是有跡可循。先是,819日晚,大女兒在網路獲知一訊息:「三星分洪堰的『分洪橋』變身粉紅情人橋,橋上還有迷你彩虹傘隧道。」因此激起我們母女仨的好奇心浪漫情,開始討論第二天何時前往。素來不愛湊熱鬧的我們,決定天一亮就出發,為的是避開遊賞人潮,但我們又不習慣早起,於是,由我盧老公當鬧鐘並一路相陪,至於兒子嘛,就准他睡到自然醒然後幫忙看家囉。未料大女兒與我竟分占第二天起床的第一二名,老公還得靠我三催四請。
 
    最近老公常笑我是「六十歲阿婆的身體裡住著十六歲少女的靈魂」,這回我追情人橋的興致勃勃,又落入了話柄。
 
    晨曦下,三星分洪堰風景區的停車場有些冷清。甫下車就聽到大榕樹旁傳來高歌生日快樂的大合唱,原來是早起的晨運長者們在慶生啊。視線一轉,就看到湧泉公園的小湖曲橋涼亭在群樹的簇擁下,展現清新明媚的歡迎美姿,而我們心心念念的分洪橋,正藏身於公園右側,原本米棕色的樸實橋桁,近日為了變身情人節活動的鵲橋而被漆成令人心情柔軟舒緩的粉紅曲線,朝暉中更添一分酡紅,在樹叢後忽隱忽現,彷彿正在梳妝準備出閣的新嫁娘,無限嬌羞。
 
 
 
 
 

 

 

 

無暇繞賞公園,我們逕往分洪橋朝聖去。但見一長虹臥波,從此岸的清幽公園通往彼岸的野逸田園;又似一伏臥浪尖的醉龍,斜睇著微醺的眼,靜觀往來的行人。眼下的安農溪,依舊以它一貫的滾滾濁流豪邁奔赴遠方的大海,懷抱著義無反顧的慷慨激昂,也彰顯著某種粗獷原始的本質。堤岸與溪流間,是寬廣平坦的草地,可任遊人閑散來去。
 
分洪橋具備獨特的造型與設計理念,兩端橋臂呈微斜緩坡狀,中段橋身因此成拱形,整體優美柔和典雅。但這橋的弧度,單車很難騎乘,機汽車也窒礙難行,主因橋面用三款不同尺寸的鵝卵石細心拼粘出凹凸立體的圖案,易造成車輪顛簸,即便有大膽狂徒想在橋上來個飛車表演,也只能是白日夢。總歸一句,此橋最適合行人散步慢遊。
 
由分洪橋向左眺望,幾百公尺外有分洪堰水閘門,更遠處有青山圍繞;向右則是遙不可見但可供想像力馳騁的遼闊出海口。緩步來到橋的拱背,憑欄極目四望,真是天寬地闊,心,也瞬間開朗舒暢,了無罣礙了。
 
何況如今橋上綴飾著無數七彩迷你傘,正在朝陽柔暉中,熠耀成彩虹隧道,令人不禁心生錯覺,彷彿這橋可通往一個美好的夢幻國度。
 
這迷你傘的創意由何而來?竟是平日為三星上將梨嬌柔的花兒遮風擋雨的小小傘呀!真佩服發想應變的人,在傳統的浪漫鵲橋傳說中,揉合了在地的真實生活元素,讓這粉紅情人橋的整體創意,平添夢幻感與親切情。可惜當日迷你傘與燈飾尚未布置完工,但已足夠感受美好。

 

 

 

 

 

 

 

 

 

 

 

 

 

 

 

 

 
 
 

 

 
 
 
 
 
 
 
 

 

 

 

 
 
 
 

 

 

 

 

 

過了橋,沿著堤岸向安農溪分洪堰邁進。追溯這分洪堰的建造緣由,頗覺溫馨又透著趣味。(以下擷取自網路文章)
 
安農溪,以前稱為「電火溪」,是一條人造的河流。
日治時代大正11年(1922),天送埤水力發電廠完工, 電廠截取蘭陽溪中游的溪水,透過引水隧道,輸送至天送埤,利用兩地高低落差的水流衝力進行水力發電。
電廠排出的尾水道,造就成為一條新的河流,就被稱為「電火溪」。電火溪流向三星、冬山、五結, 提供當地農業的灌溉用水,提高了這些地區的農業產量。電火溪也因此兼具水力發電與水圳灌溉的功能。
 
安農溪分洪堰的創建,源於民國五十年代(約1960年代),當時因農業用水不足, 三星鄉與冬山鄉發生爭用農水的風波,兩鄉鄉長幾乎為此大動干戈。後來政府決定興建分洪堰, 將電火溪的河水一分為二,分流往三星鄉及冬山鄉,化解兩鄉用水衝突,讓兩地農民可以安心耕作, 政府也因此將電火溪改名為「安農溪」。
 
 
 
 

 

 


    走近分洪堰水閘門,水流沛然轟然,視覺與聽覺都受震撼。當初為安民而建的分洪堰,至今不但發揮灌溉功能,也因近年政府斥資近兩千萬元,歷經四年整頓而成風景區。站上制水堤道,親見寬闊的安農溪自此一分為二,日夜不歇奔流向前,頗有振袂高歌的衝動,好一幅壯觀的奇景!網路傳聞此地是拍攝日出的極夯據點,可惜當時已日上三竿,陽光熱力不容小覷,只好循路返回公園停車場。
 
 
 

 

 

 

 

 
 

 

 

 

 



 
 
 
    此風景區視野遼闊生態豐美造景雅致環境清幽,亟盼不久的未來能時常舊地重遊,領略更多物外之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逸璞 的頭像
逸璞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