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您對"逸璞園地"的支持
懇請常蒞臨,多予批評及鼓勵~

 

    那年九月下旬,和一群畫會的朋友去旅遊。
 
 
    傍晚,遊覽車在九份下方的停車場放下我們,黃金之城對我們的試煉就此開展。
 
 
    為了避開車來車往似川流的山邊車道,一行人魚貫走入又窄又陡、一段接一段、左拐右彎的石階。這晚投宿的客棧在我們仰頭搜尋的百米高處,爬到近一半,雙腳開始痠軟、打顫,抱怨聲此起彼落,呀,這如天梯爬也爬不完的台階呀!
 
 
忽聽得背後不遠處傳來咻——————咻,如風箱被強力地抽灌,又似垂死的人即將斷氣。我驚懼地猛回頭張望,背後空了五六階之遙,沒人!然後看見她從轉彎處「帶領」著七八人上來。濃妝的臉毫無血色,目光渙散,略顯臃腫的身軀,似無意識又堅決逞能地繼續往上一階攀行。
 
 
我下來攔阻,拉她到轉角,正好是某個九份住家的前庭:「休息一下吧!讓他們先上去,我陪妳殿後。」她透過圈圈層層的厚鏡片,瞪著金魚眼問:「沒關係?」我笑笑:「沒關係!」她這才放鬆緊繃的全身細胞,呼吸聲逐漸緩和下來。
 
 
    認識她已近二十年。那時我初學花鳥畫,在老師的畫室遇見她——三十來歲、濃妝、厚眼鏡、五官端正、肌膚白淨、似隨時專注又隨時失神、熟女的豐腴體態裡隱藏著少女的率真與矜持。謎團般的氛圍,令畫室的同學不太敢與她交談,她似乎毫不在意,如遊魂,悄然來,飄然去。
 
 
    她對我倒有些好感,起因於我臨摹某畫冊的一次習作,令她激賞。我雖感汗顏,但後來見面,她總帶著濃軟的鼻音、輕柔平緩的語調,主動和我打招呼,我也回她一個溫婉的微笑。
 
 
    某次師生畫展剛結束,她穿著飄逸清爽的小禮服出現展覽場,一如往日的濃妝,鮮麗的口紅漫出唇線,用罕有的歡快語調,向我介紹她身旁一位嬌小瘦弱的婦人:「我媽媽趕來要幫忙拿作品回家!」婦人很親切,和我閒聊,解開了部分謎團:「她以前很平順呀,從國立大學畢業後,就到山區的國中教書。可是常說學生調皮,喜歡作弄她,再加上感情路受了挫折,後來就變得虛實不分了!……這些年,我只能鼓勵她多畫畫,看能不能沖淡不愉快的回憶。」望著婦人的神情由欣慰而泫然而堅毅,我不禁感佩母愛的偉大!
 
 
    一日,接到她打來的電話,依舊是濃軟的鼻音,語調卻高細且急促:「我想請教妳一件事噢!就是啊,我多年以來,被好幾個武林高手欺負,他們的武功實在太厲害了,平常人是看不到他們的。他們要我提供美麗的畫作,讓他們在練武的閒暇有好的消遣,我因此每個星期都搭車到台北,去另一位名師那裏學畫。可是他們對我很不好,我的生活時常不得安寧!我找警察來,警察說看不到他們。我媽媽也請過法師啊道士的到家裡來,可是沒有用!他們的武功實在太高強了!妳知道有甚麼辦法可以趕走他們嗎?」我止不住在心中暗暗驚嘆,天啊,這是一個怎樣受盡折磨而又硬撐苦熬的魂魄呀!但我只能用極平穩的語調勸她:「妳有沒有試過去找醫生?醫生或許可以用藥趕走他們……」「喔,這樣啊。」
 
 
    這天在車上,我們座位相鄰。她又提到那些武林高手:「他們的武功實在太高強了!醫生的藥只能使他們比較收斂些,不會那麼囂張……還好我大學時代認識的男朋友會時常幫助我打擊他們!」這是第一次聽她提起男朋友。「那男朋友現在哪裡?怎麼幫妳?」我忍不住好奇發問,卻不指望獲得真確的答案。「喔,他在台北。他的武功更高強,他就是會幫我!」望著她突然閃亮的目光、振奮的神情,我不敢再提問,就讓她有片刻的寬慰歡悅吧!
 
 
    沉寂一陣後,她突然低聲念念有辭。這是她一路上,在交談暫歇時,不斷反覆的狀態。
 
 
    好不容易爬完階梯,終於抵達旅社的四樓客房。這才知道今晚我們是七人同住一房,並排且相連的床墊令大家傻眼!迎接我們的,將是怎樣熱鬧的一個夜晚哪?
 
 
    這房間值得稱許的是有扇透亮的大窗,旁邊一門通向呈直角的小陽台,視野兩百多度,側面可觀覽山城層疊參差、櫛次鱗比的斜坡屋宇,正面是經典迷人、山海交錯的基隆嶼附近海域。有人歡呼:「真是好景!明天要起個大早來寫生!」我迫不及待地拿出相機猛按快門。按著按著,燈,一盞盞亮起,有路燈、商店的燈、住家的燈、船塢的燈,還有海上作業的漁火、穿行山路的車燈。整座山城及附近海域金燦燦一片,連天空都染上黃暈。
 
 
    她在窗邊凝視這金黃的夜,靈魂穿梭在虛幻與現實之間——偶爾與人應答幾句,更多的時刻是扭動頭頸或念念有詞。同寢室但不知情的畫友們很快地發覺有異,她們懷著擔憂的神情,默默地準備就寢。
 
 
    我向來有認床的癖性,旅遊投宿總睡不安穩,卻從來沒有這麼嚴重過。
 
 
    我的左側是七十多歲的老畫友,八點多就入睡,而且睡得香甜,連個翻身或鼾聲也沒有,真令我羨慕呀!在我枕邊右側的是她。十點多,她似乎觀飽覽足了窗前的美麗夜景,鑽進被窩。
 
 
    好不容易……看偶像劇的,關了電視;去串門子的,和鄰室道了晚安歸來;盥洗室不再有人進出;最後一盞室內大燈被按熄;屋裡有了安睡的寧靜氛圍。這些動靜,我躲在溫暖的被窩,緊閉雙眼,卻一一深切的感受著。
 
 
    矇矓中,有人打噴嚏、有人咳嗽、有人起來接聽手機、有人上盥洗室、有人喝水、有人翻身、有人打鼾,這些聲響斷斷續續,不斷的是我右側陣陣的念念有辭。我在內心默禱著,祈求上天垂憐她那受苦的身心能有一夜的安寧,或許我也能分些福氣,睡個一時半刻。但我失敗了!
 
 
    她在凌晨一點多醒來,繞室徘徊,又鑽回被窩。兩點多又起來,靜立門前,看了一陣屋外的燈火輝煌。四點不到,又套上薄外套端坐沙發。豎耳一整夜的我,也跟著忽起忽躺。滿室的潔白被窩一捲一捲,偶有蠕動,大部分是靜止狀態,像極了並排的蟲蛹。……
 
 
    望著窗外迷人的金光燦爛,她忽然對我說:「感覺九份的燈光特別金黃耀眼,會不會是因為這裡曾經盛產黃金,所以有特別強的金黃地氣?」這樣美麗的聯想,使黃金之夜更添了幾分神秘,我不禁睡意全消,點頭認同。
 
 
    五點多,天色漸亮,室友們陸續起床活動。有人問我:「昨晚入睡前,我聽到她不時在妳耳畔念念有詞,妳知道嗎?」另一人也湊過來低聲說:「感覺怪怪的,怎麼會這樣啊?」不忍細數她的過往與現狀,怕會在人前哽咽的我,勉強露出疲憊的笑容,含糊漫應著:「我一整夜都沒睡呢!」
 
 

 

    窗外,燈一盞盞熄了,這不眠的黃金之夜,恍如南柯一夢。天已大亮,而她的夢魘何時能醒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1) 人氣()


留言列表 (41)

發表留言
  • 自在
  • 人。。若心中沒有枷鎖
    是一福份

    這位同學有著好多
    多到超過她的承受

    寫得真好

  • 每次看到她,總是不捨!
    遲疑著是否該po此文,終究承載不了內心的煎熬,也想聽聽格友們的看法......

    逸璞 於 2014/03/05 22:24 回覆

  • 荷塘詩韻
  • 關於畫友內心的承受---輾轉情感路...到精神的負荷...反應...繪畫也許是個情緒出口....但還得想辦法掙脫吧...信念...家人及所有後援力量會有正向幫助...令人不捨...

    她母親更是承受吧?

    我讀大學時,班上一位女生一直跟我們說教通史的教授暗戀她...如何如何...後來不知如何還投訴學校害老師被調查寫報告...我們幾個女生還去作證說明老師是OK的,不OK的是女同學...後來女同學終於休學....
  • 所幸她的家人都很支持呵護,還有位畫友是鄰居,也給了不少協助。但......還是困著!

    逸璞 於 2014/03/05 22:27 回覆

  • 咪糖
  • 謝謝好文分享~~
  • 多謝你的來!

    逸璞 於 2014/03/05 22:28 回覆

  • 悄悄話
  • 夢人文版圖/石某




  • 九份我喜歡..........



  • 九份無論人文或自然,都極富深度,的確值得一遊再遊。而那次的不眠之夜,更令我感觸良多......

    逸璞 於 2014/03/05 22:37 回覆

  • 悄悄話
  • 南方
  • 真是個令人為之側目的奇特角色
    活在自己想像中的生活空間
    有些幻覺 有些錯置
    她的意識穿梭在兩頭
    令人不忍掀開的過往,想必也無人敢去碰觸
    這一夜,七條美人漁將同床分枕〔哈~〕
    夜半不安定的人影
    想必也是令人驚魂一夜...
    晚安 逸璞~
  • 還是南方說得好:七條美人魚!我當時就老想到蟲蛹,哈!
    這不眠之夜,就我和她共擔,其他人多少有些鼾聲。這令我更增感慨,不知平日她是否也如此難眠......

    逸璞 於 2014/03/05 23:42 回覆

  • 松竹軒
  • 不眠的黃金之夜有更多的驚悚與不捨
    那時覺被迫害的心靈該如何得到救贖
    除了如妳一般的溫柔陪伴與耐心傾聽
    又能如何助她從夢魘中醒來
    在這樣如梵音輕唱的曲韻中 祝福她......
    逸璞晚安~~
  • 太多不捨,平添無助與無奈~
    因此po文,希望格友們的祝福與關懷,能如摺紙鶴般給予正向力量啊!
    謝謝您的祝福!

    逸璞 於 2014/03/05 23:48 回覆

  • wang1431
  • 真是辛苦ㄚ
  • 畫友的人生確實辛苦,但她對抗的意志力也極強~

    逸璞 於 2014/03/05 23:52 回覆

  • 艾綠客
  • 寫得好棒,家人和朋友的關心和幫忙是最大的支撐~
  • 畫友的家人和鄰家另一畫友確實給予許多支持,這幾年看她神態間清和多了~

    逸璞 於 2014/03/05 23:55 回覆

  • ynn600
  • 你們繪畫班還一起去旅遊? 感情真好.
    這樣的人, 性情真, 感受強, 卻靈敏過頭而容易受傷.
    你很好心又有耐性, 給你拍拍手.
    ynn
  • 很不捨,卻無助又無奈,不知如何是好呢!

    逸璞 於 2014/03/05 23:58 回覆

  • 小水梨
  • 參加畫畫班..
    真的讓人心情愉悅...
    也有了精神寄託....
    希望妳的畫友能早日找到一個真正的自己....推.......
  • 畫友近幾年的畫藝進步許多,繪畫也的確有些療癒效果~

    逸璞 於 2014/03/06 00:00 回覆

  • Kenny's Blog
  • 這篇不眠的黃金之夜寫得真好,
    妳那位畫友或許是屬於極度敏感的人,
    或許真能看見一般人看不見的事物,
    不過這樣的人過得也會很辛苦啊!

    推~~
  • 辛苦是真,原因卻難明,好像很難脫離~

    逸璞 於 2014/03/06 00:02 回覆

  • 寶人
  • 受困的靈魂的確需要週遭親友的理解,
    您的畫友有幸都遇到善心人,
    相信繪畫已讓她的靈魂能有較長時間的安住。

    有時在公車上也會遇到有類似困擾的靈魂,
    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採取不去刺激他們的方式,
    能做的真的就只賸下祝福。

    謝謝分享!
  • 是啊,只能祝福~
    謝謝妳抽空前來!晚安~

    逸璞 於 2014/03/07 00:53 回覆

  • 阿娥
  • 輕傷時...沒能及時求救,錯過了黃金期。
    傷得越久,越是嚴重,
    周遭的有心人,如今也只能適時的伸出援手罷了,
    她能遇見您,是她的福氣。
    應該給您掌聲鼓勵鼓勵。
  • 謝謝妳的鼓勵,這讓我的無力感有了些努力的方向~

    逸璞 於 2014/03/15 12:07 回覆

  • 不浦夜的夜貓
  • 畫畫只能平靜心靈
    但是放下畫筆以後的路
    還是必須自己走出來啊
  • 言之有理,只是很難~

    逸璞 於 2014/03/15 12:05 回覆

  • wenshu
  • 分享黃金夜
  • 謝謝您的來~

    逸璞 於 2014/03/15 12:03 回覆

  • Alice的天空
  • 這位畫友生活過得很痛苦
    我覺得一定要就醫
  • 據她說是有就醫,只不知有否持續治療,下回再鼓勵她~

    逸璞 於 2014/03/15 12:00 回覆

  • 老白兔
  • 真是很奇特的症狀啊

    團體旅遊我怕極這樣的黃金夜
  • 長期在虛幻與現實中進出的當事人確實很辛苦,竟連夜晚也不得安眠!
    還好我的不眠只有一夜,但事後仍常覺心情沉重......

    逸璞 於 2014/03/15 11:55 回覆

  • sara
  • 很不錯的黃金之夜分享
    讓人可以和逸璞走入
    心靈享宴
    推9!
  • 希望沒有讓您心靈負擔沉重~
    謝謝推介!

    逸璞 於 2014/03/15 11:48 回覆

  • 小巷裡的吉祥4
  • 我是第八隻蛹,跟著不眠,
    通舖裡看一回人生眾相,
    左邊是被祝福的身體,一覺天亮;
    右邊是受困的靈魂,夢中生活,生活夢中;
    到底還是她身邊的人辛苦,
    理智的人在中間,睡不沉,清醒了也一身疲倦..
    還好只是黃金一夜...
    謝謝分享,畫家的一個失眠夜
  • 畫家之稱不敢當,只是愛畫習畫而已,尤其近年少提畫筆,更退步了!
    這第八隻蛹的抒懷,又令我重回不眠的現場,有著無法分憂的愁苦......

    逸璞 於 2014/03/15 11:42 回覆

  • liuting
  • 伴著音樂讀這篇文
    心裡胸口忽然翻攪不已
    慈悲若您
    能安靜包容的聆聽甚且進入一個由一再虛幻與現實之間的靈魂
    聽他說故事
    進入故事裡
    第三世界裡不再需空的不可捉摸
    但,時間能否幫他走出黑黝的孔道...
  • 謝謝您也跟著走進故事,分擔了我心底隱微的哀嘆~

    逸璞 於 2014/03/15 11:35 回覆

  • ㄚ 嬤
  • 我是個情感性精神疾病得過來人, 我自26 歲發病, 至今已20載, 很幸運的我天天
    服藥, 不敢一日輕忽, 我的外表一如正常人,勸他吃藥吧, 不吃藥不會好的~~~
  • 真感謝妳提供的良言!
    畫友也曾就醫,但成效不彰,或許她未持續吃藥,也或許沒遇到對的醫生,閩南語俗諺不是有句"醫生緣,主人福"嗎?

    逸璞 於 2014/03/15 22:13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張晚
  • 你描寫的人物,
    總讓我恍神想到那位
    自認交到CIA局長的劉姓女博士。

    聰明人又有纖細敏感的天性,
    其實是做為藝術家的好資質,
    只是這樣的個性也常陷入心理病症的溫床。
  • 多麼令人傷感的昂貴代價呀!

    逸璞 於 2014/04/01 23:51 回覆

  • 老穗
  • 雖然,你對於她的描述,真實而生動;但,看完之後,令人沉重得很。很想大嘆一口氣!
  •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幫不上甚麼忙,更感無奈啊~
    抱歉,讓您心情沉重了!

    逸璞 於 2014/04/01 23:55 回覆

  • bigeyes
  • It's really a sad story.
  • 謝謝您來分擔我的傷感!

    逸璞 於 2014/04/01 23:57 回覆

  • momo醬
  • 這樣虛實不分的人物畫畫是好的。
    有些事情就是會把人逼上某個死角轉不出來(或是不願意轉出來?)
    總之生命會以它最安全的方式存在下去
    如果所有的努力都不足以改變這一切
    那麼或許只是陪伴,就是最大的幫忙。

    考大學那年停課之後momo在圖書館也遇到一個女生,幻聽。
    她每天來圖書館K書已經許多年,
    在圖書館一片鴉雀無聲中的喃喃自語更是令人側目,
    有一回我問她,在跟誰說話呢?
    她說耳朵旁邊有人跟她說話,指點她下次一定會考上(好像是高普考)。
    但據我所知她從來沒去考試,就這樣在圖書館裡度過長長的人生....
  • 生命會以它最安全的方式存在下去~
    momo這句,熨平了我心覺無力的傷感,多謝!

    逸璞 於 2014/04/01 23:59 回覆

  • monica
  • 你這一篇其實很耐人尋味
    我看了兩遍
    你應該是一個溫柔體貼的人
    能夠包容對方的不尋常的行為與反應
    很感嘆~
    週末快樂
  • 謝謝妳這麼用心的細讀~

    逸璞 於 2014/04/02 00:02 回覆

  • free spirit
  • 好令人心疼的女子...
    幻聽/幻覺有人與她互動,很難醫的.辛苦她的媽媽了!

    欣賞逸璞的是細心與愛心,
    願意如此溫柔陪伴,對其他畫友的詢問 以恩慈的話語相告,
    很難得呢!
  • 我的哭點很低,敘述傷感的人事,常會哽咽,只好避而不言了~

    逸璞 於 2014/04/02 00:05 回覆

  • Ivy
  • 那位畫友過得真辛苦
    當她朋友的您也很無奈ㄟ!
    祝福她~

    逸璞 午安
  • 謝謝您的懂得與祝福!

    逸璞 於 2014/04/02 00:09 回覆

  • 悄悄話
  • 合適
  • 祝福她
  • 謝謝您帶來祝福!

    逸璞 於 2014/04/02 00:20 回覆

  • Sally
  • 被困住的靈魂
    很無奈的故事
    我曾經(分類~她們)PO過一篇文章 情殤女
    同樣是為情所困
    唉~問世間情為何物....
  • 看了好幾篇"她們",不勝唏嘘呀~

    逸璞 於 2014/04/02 00:41 回覆

  • Shin



























  • 祝福妳那位朋友了
    或許人各有命

    平常要多給身邊的人打氣加油囉

    感謝分享

    週日愉快囉





















  • 平常多給身邊的人打氣加油~
    嗯,這是能做也該做的~
    謝謝您的慰勉!

    逸璞 於 2014/04/02 00:45 回覆

  • 黑才莊主&夫人
  • 親人的負擔更重,願一切平安順利!
  • 是啊,她的雙親想必長年心痛!
    謝謝祝禱~

    逸璞 於 2014/04/08 23:32 回覆

  • 松竹軒
  • 逸璞晚安~~願一切順心~~
  • 多謝您的溫暖問候!

    逸璞 於 2014/04/08 23:52 回覆

  • 蔚藍的天空符號
  • 本月底 我也要去九份過夜
    30年前老同事相聚
    也許 我該帶腳架和單眼去拍夜景
  • 九份無論日景夜景都很迷人,可拍大景也可拍小物,令人想一再探訪呢!

    逸璞 於 2014/04/08 23:42 回覆

  • 飛兒
  • 在幽揚的音樂之下
    隨著逸璞的文字 我也跟著掉進了那一夜的場景
    一個難以入眠的夜晚 卻是可以沉靜的深夜
    期盼她 在屬於自己的空間裡
    健康 快樂
  • 畫友近幾年已較穩定,盼她能更好!
    謝謝您的祝福~

    逸璞 於 2014/04/20 15: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