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您對"逸璞園地"的支持
懇請常蒞臨,多予批評及鼓勵~

 

合歡雪-0

 1978年元月七日攝於松雪樓前,當時鞋襪間套了兩層塑膠袋以保暖

 

    三十四年前,我是大四生。那年冬天寒流連連,我和幾位念研究所的學長姊興沖沖地結伴去合歡山賞雪。

 

    窮學生只合搭客運,在終點站武嶺下車,已近下午三點,我們預計沿著大路走,可在天黑前到松雪樓投宿。走沒多遠,忽然有位學姊腹痛如絞,徵詢大家是否改乘計程車上山。結果只有我和另兩位女伴響應,其他五六人堅持繼續步行,因為可沿路飽覽雪景,還可省車錢。

 

    於是兵分兩路,也因此產生天壤之別的際遇。

  

    當時雖未見識到飄雪的浪漫景致,但積雪已達四十公分以上。共乘的我們,很快地抵達松雪樓,在附近雪地上堆雪人打雪仗吃雪球。當年尚未流行雪衣、登山靴,我們只穿戴一般禦寒衣物、在襪子和布鞋間套了兩層塑膠袋,卻玩得全身暖烘烘。

 

 

    天色漸暗,氣溫驟降,我們哆嗦著走回松雪樓,仍不見其他友伴蹤影。晚上七點左右,我開始忐忑難安,再三向櫃台服務員求助,他們安慰我說:「放心!合歡山不會有山難的。他們大概在路上貪玩,應該就快到了!」

 

    晚上八點多,服務員說已向山下派出所報案,並帶領我們到通舖歇息。當時通舖裡已有不少遊客入住,呈熄燈就寢狀態。我把所有衣物都穿戴上,蓋了棉被,和友伴窩擠成一團,仍冷得牙齒打顫。我心懸那些未歸的同伴,無法想像他們寒凍成甚麼模樣!在狹隘的床位間,艱困地輾轉反側,窗外山風呼呼,不曾間歇。黑暗中,忽聽得開門聲、啜泣聲、哀嘆聲,啊!幸好他們平安歸隊了!但已是午夜子時!

 

 

    原來,他們是順著大路走的,途中,有位學長說他曾和登山社友人攀斜坡抄捷徑,便領著大家走向岔路。一路上他們只顧賞雪談笑,突然,發覺前面是懸崖已無去路,再退回來,卻因心慌而成鬼打牆,在坡度陡峭、崎嶇難行的森林雪地中,重複繞了好幾次錯誤路線,……天黑了,有人踩入極深的積雪堆中,費勁拔出腳後,只剩襪子和塑膠袋,鞋子卻遍挖不著……好不容易找到大路,卻已無人有力氣繼續前行!所幸後來員警尋到他們,才化險為夷,但他們已又飢又寒又驚得語無倫次了!

 

    事後回想,常心懷餘悸,當時若無學姊的突然腹痛,一行人可能全數迷路,將無人知曉我們的困境——天寒地凍,精疲力盡,且事前未作登山準備,飲水及乾糧不足,禦寒衣物也單薄,而那年頭尚未發明手機,想尋求外援都難,將如何撐過漫漫寒夜?合歡山無山難?恐怕歷史會改寫呢!

 

 

創作者介紹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荷塘詩韻
  • 膽戰心驚的合歡山賞雪之旅哪....該感謝員警循線找到迷路的隊友。

    更該說你們先鋒部隊通風報信,腹痛的學姐成了救命恩人呢。

    晚安。
  • 我沒甚麼旅遊的福,好不容易看到生平第一次的雪景,卻在提心吊膽中度過一夜,第二天大家都無心玩樂,匆匆趕下山~
    那天好像只有我乾著急,松雪樓的服務人員和同行的友伴,在我頭兩次求援時都不以為意,要不然迷路的那些伙伴或許可少吃些苦頭呀!

    逸璞 於 2014/04/02 00: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