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您對"逸璞園地"的支持
懇請常蒞臨,多予批評及鼓勵~

 

    童年印象中,院子裡有個很大的雞籠,是爸爸用竹子釘製而成,裡頭住過蘆花雞、來亨雞,都是從爸爸研發的孵蛋器,一起孵出、一起長大,然後陸陸續續在年節被我們大啖下肚,或被媽媽抓入竹籃、綑綁住雙腳、帶到市場去賣了貼補家用。

 

 

    有回雞籠空了,媽媽買了幾隻小火雞放養進去。由於和以前養過的雞不太一樣,我和媽媽覺得很新奇,剛開始幾天,常蹲在雞籠旁看牠們啄食、理毛,驚嘆著牠們「一暝大一寸」的成長疾速。沒多久,我們卻發現小火雞很黏人,白天裡,只要我們一進屋,牠們就齊聲發出尖銳的鳴叫,直到聲嘶力竭才稍作休息。不得已,媽媽只好和我輪流睡午覺,輪流陪伴那些小火雞,免得鄰居抗議牠們「擾人清夢」。

 

 

    某天下午,溼熱的空氣令人昏昏欲睡,我撐著沉重的眼皮,抱著平日最愛的一個大洋娃娃(約有五十公分高,塑膠材質,穿著藍白相間的布洋裝,臉龐如三歲幼兒般大小,五官清秀,雙眼大而圓亮,頭和手腳都可以活動自如),坐在雞籠旁的小板凳上,很快地我就打起盹來,小火雞也一隻隻睡眼惺忪。我心想:「趁機偷溜吧!」才站起來走沒幾步,就有一兩隻火雞開始哀鳴,我只好又坐回板凳上。反複試了幾次,都難逃火雞的「法眼」,我靈機一動,讓洋娃娃面向火雞端坐板凳上,焦躁地叮囑它:「幫我看著火雞,我要去睡覺了!」然後頭也不回地進了屋,躡手躡腳躺在媽媽身邊,側耳細聽,咦!怎這麼安靜?……就這樣,我和媽媽睡了一個很舒服的、長長的午覺。醒來後,我們發現那些火雞在洋娃娃「溫柔多情」的注視下,仍睡得很安穩。我只好委屈那洋娃娃繼續坐在雞籠邊,忍受風吹日曬雨淋,擔任無給職的長期保母。火雞從此不再憂愁無人陪伴而驚聲尖叫,我和媽媽也因此樂得日日好眠!

 

 

    後來我結婚生子,孩子們常吵著要養小動物,有一天,我看到市場賣的毛茸茸小雞,忍不住打起如意算盤:「把母雞養大,可每天撿一兩個『有機蛋』給家人吃。而顧名思義,鬥雞該是生龍活虎般身強體健的,母鬥雞的鬥性應不至於劍拔弩張,可以給孩子們當寵物。」於是我買了兩隻幼幼母鬥雞回家。

 

   

羽毛未豐的小母鬥雞

 

    日思夜盼之下,母鬥雞羽毛漸豐,一隻顏色橙黃、一隻顏色較淡,都不負所望,開始生蛋。每天一有空,我就到雞籠旁探頭探腦,巴不得能撿到溫熱的、剛出世面的蛋。


 

    享受了兩三回的「拾蛋樂」之後,有一天卻意外發現籠裡的蛋破了,蛋白蛋黃流溢到雞籠的底盤上,好可惜呀!怪的是,從此我撿到的都是破蛋!


 

    某天,我很驚喜地目睹橙色雞噘著屁股下了一個蛋,正想開籠門去撿,那雞卻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回頭啄食自己剛下的蛋,而且三兩下就把蛋殼吃去大半,直到剩餘的、細碎的蛋,從籠子縫隙掉落底盤,牠才和我一樣地目瞪口呆愣在原地,而另一隻淡色雞,卻從頭到尾冷眼旁觀、無動於衷。


 

    又過了幾天,淡色雞正半蹲著努力下蛋,橙色雞竟然「等」在牠身後——歪扭著脖子,半側著頭,專注看著牠的屁眼,……蛋剛落地,只聽到「嚓」一聲,天哪,又被吃了!更誇張的是,第二天,當那吃蛋上癮的橙色雞準備下蛋時,索性叉開兩腿,低頭從自己的胸腹間回望、等著……可想而知那蛋的下場如何了。後來我也不去撿蛋了,反正永遠搶不過牠嘛!

 

長大的橙色雞愛搶蛋吃

 

    也算那兩隻母鬥雞擁有「好雞運」,當時老爸爸剛皈依佛門不久,虔誠地天天茹素念佛,並常勸我們不要殺生,而孩子們也已和雞培養出感情,捨不得吃了牠們,我只好換購更大的雞籠,繼續把雞當寵物養,為此,賣籠子的老闆娘還感覺稀奇而大笑。就這麼過了六年多,直到牠們一隻隻壽終正寢,我都沒能再吃到牠們生的蛋(雖然橙色雞享壽五年先歸西,可是那時淡色雞已老得生不出蛋了)。


 

    後來我們搬到鄉下,有位老同事送了一對日本矮腳雞給我們養。天氣晴朗的日子,我們就讓雞在菜園裡閒逛、吃蟲。好不容易繁殖出一隻小公雞,幼雞時期膽小異常,出了籠子,走路躡手躡腳的;第一次放牠到菜園時,牠止不住好奇,卻又驚惶不安,一步一停,慢慢往前探,還不時東張西望,那模樣真像劉姥姥進大觀園!牠最喜歡站在我們肩膀上逛園子,但後來指爪日漸尖銳,會透過衣服,刺得好痛,只好鼓勵牠和牠爸媽一起去逛了。趕牠們回籠時,老公雞和老母雞都很知趣,自動跳入籠門,小公雞卻往往躲入草叢裡,和我們玩起捉迷藏,不得已,只好動用捕蟲網去抓牠。


 

    如此又過了數月,某天,三隻雞照例在陽光下愉快自在地徜徉於園裡,我坐在餐廳看報,忽聽到雞撲翅驚叫的一陣騷動。透過紗門,我看到母雞慌張地跑過去,接著是一隻來路不明的黑土狗張嘴哈氣地追逐,然後是兩隻公雞拚命在後撲翅營救。平日怕狗的我,看了這一幕「走馬燈」,驚得拿起捕蟲網就衝出去趕狗。轉過屋角,但見黑狗跳過低矮的圍牆、逃之夭夭,小公雞驚魂未定地躲入草叢,老公雞在旁東張西望,獨不見母雞的蹤影。我在院子四周、鄰家附近,繞行了好幾圈,仍沒有著落,心不斷往下沉,忍不住想:該不會被狗吃了或叼走了?


 

過了五天,覺得凶多吉少,我哀傷又自責,巴不得時光倒流,將圍牆築高些,就可阻擋野狗入侵;又假使我動作更快速俐落一點,也許救得了那母雞吧?正在胡思亂想,忽聽到對門的鄰居在牆外大聲喚我:「這好像是你們家走失的雞哪!我看到牠在你們牆外徘徊,想幫忙抓還,可是大概牠怕生,躲來躲去,老抓不到。」我和老公忙不迭跑出門去,呀!果然是那令我朝思暮想的母雞呢,牠瘦了許多,但毫髮無傷!老公走近牠,一伸手就抓捧住了。母雞乖順地讓老公抱在胸前,放回籠裡,牠馬上跑到飼料槽前狼吞虎嚥,而數日來惶惑得不知所措的公雞們,突然恢復了活力,昂首闊步起來。老公在旁喃喃地說:「不知母雞這幾天跑哪去了?是怎麼過的?沒想到雞會認路,還會認人呀!」

 

日本矮腳雞(中為迷路又自行返家的母雞)




創作者介紹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mooth
  • <p>好特別的人間采風,妳們一家人好持別,做的事也好特別,真是太新奇了,有趣!</p>
    <p> </p>
  • 荷塘詩韻
  • 鬥雞母雞采風錄。

    超絕。精彩。不可思議。
  • adrey811
  • 好精采的養雞故事
    妳還都拍下牠們來了,真難得的雞與人的情誼的往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