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您對"逸璞園地"的支持
懇請常蒞臨,多予批評及鼓勵~

 

    這周日(69)下午三點多,小女兒準備返回工作地,老公依慣例陪走一段田間小路,去附近站牌等公車。數分鐘後,家中電話鈴聲大作,老公在彼端放慢速度說話:「妳幫我找找家裡還有沒有氨水……等女兒車子來,我就回去擦……我被蜈蚣咬了!」啥?蜈蚣!擦氨水有用嗎?該去看醫生吧!可今天星期日,到哪兒找醫生呀?一連串疑問與驚嘆在我腦中翻絞,卻不敢怠慢,速速憑著依稀的印象找出氨水,那是幾年前老公被細腰胡蜂叮上一口時,我穿著雨衣騎腳踏車去兩公里外的藥房買回的,那天的滂沱大雨忽然重現心頭,而眼前是燜熱像蒸籠的陰天。不敢多想,強自鎮定,卻忍不住懷疑:被蜈蚣咬到哪裡?還能走路嗎?這才想到該告知在樓上的兒子,讓他騎摩托車送氨水和棉花棒去,並接老公回來。

 

 



    幾分鐘後,大女兒在樓上看到兒子載老公回來了,急急幫忙開門,老公強作鎮定說:「還好還好!只是像被打了一針,又像被鉗子夾住,不過那痛卻一直持續沒有間斷!」又對我開玩笑說:「偶爾出點小狀況,讓妳表現一下溫柔。」仔細看,傷口在右腳大拇指上,細如針扎。我自作聰明,想擠看看有沒有毒液滲出,使勁在傷口附近一擠!「啊啊啊!好了不要擠了!比剛才還痛呀!」只好繼續多擦幾遍氨水,老公說氨水有點效。接著手機響了,是小女兒不放心,來安慰問候的,聽說沒啥大礙,鬆了口氣,提醒我們再上網查看有無被蜈蚣咬的相關資訊。

 

 



    沒料到才輸入「被蜈蚣咬」的字串,就跑出一大堆哀號求救的問答與驚心動魄的紀錄。看得我們原本已漸平靜的心湖,忽然又五味雜陳、惴惴不安。好不容易看到有人提供一偏方:「用魚腥草搗碎外敷也可止痛。」我忙不迭衝到後院去拔了幾棵魚腥草,老公也忍著痛走出戶外,鑑定我沒有拔錯,接著用槌子拍拍剁剁,抓一把敷到患處,沒多久,老公說:「嗯,比氨水有效!」又過一陣,老公說不怎麼痛了,便去補眠睡午覺,此時已是黃昏。

 

 



    當晚,我摸摸老公額頭,慶幸他沒有發燒和其他不適。未料老公滿臉困惑地說:「我晚上量了幾次血壓,收縮壓只有103107110,比平常低了二、三十,不曉得這和被蜈蚣咬有沒有關?」問他有沒有頭暈或哪裡不舒服?「都沒有。」那就繼續觀察注意吧。

 

 



    就這麼觀察了三四天,血壓略有回升,在一百二上下。老公忍不住又開玩笑說:「該不會蜈蚣毒可以降血壓吧?那我們可以養些蜈蚣來賣了賺錢啦!」我說:「喔,不只可以賺錢,還可以得諾貝爾獎呢!」大女兒在旁提出疑問:「怎知道不是魚腥草的功效呀?」這說法也有道理!但大概沒有人願意被蜈蚣咬來做實驗吧?只好存疑。

 

 



    老公事後無奈地說:「我一向覺得穿涼鞋出門太隨便,很不體面涼鞋買來很多年了,只是備而不用。那天因為天氣熱,就跟小女兒說——今天我下了很大的決心,要穿涼鞋出門——沒想到等車時,靠近站牌旁邊一個菜園,看人家種的樹葡萄結實纍纍,很羨慕,過沒多久就被蜈蚣咬了!」那隻肇事的蜈蚣,只有五六公分長,比起我們園子裡常見的十幾公分長的蜈蚣來,只算是小蜈蚣,卻已鬧得我們全家驚魂數日,幸無大礙,該感謝網友提供的資訊。接下來,換我們要大大宣傳魚腥草的妙用啦!

 

 

 

 

魚腥草的花

 





創作者介紹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荷塘詩韻
  • 魚腥草 我娘家有種呢,從小就認識。曬乾之後煮茶喝降肝火,是夏天的涼伴<居然
    蜈蚣咬也有療效,不可思議!

    晚安!來閱讀曾經的驚心動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