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您對"逸璞園地"的支持
懇請常蒞臨,多予批評及鼓勵~

 

 

 

    對於蓮的最初印象是:神奇,奧妙。不可說,不可說。

 

 

    那是五歲多的童蒙印象。我的幼稚園生涯即將結束,老師帶領大班園生到宜蘭市北門附近的雷音寺參訪,依稀記得寺內有幅壁畫,鮮活示現釋迦摩尼佛甫誕生便能隨意行走,且所經之處,地面即生一蓮花,護住佛陀稚嫩的雙足。朵朵蓮花無聲綻放,靜默承載。佛陀頂天立地之姿,打著手印:天上天下,唯我獨尊。

 

 

 

 

    當時的我大概是瞠目結舌——睜大眼,看那艷彩的壁畫;豎直耳,聽老師講述妙不可言的佛教故事。數十年後的今日,一切仍歷歷在目。蓮,悄悄懾我心魄,自那一刻起。

 

 

    國中讀周敦頤愛蓮說,似曾相識的蓮,款款從記憶中走來。「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此際我尚未曾與亭亭淨植的蓮正式謀面,然而,周敦頤的蓮,聖潔、清雅、沉靜,為我樹立起狂飆歲月裡的端淑標竿。一切言行舉止,從此唯蓮是瞻。

 

zbWspuz1SEl8bht66j5_fA.jpg  

 

    時空悠悠流轉,三十來歲的我,依然孤陋寡聞。因鮮少遠遊機會,只好委屈蓮花,繼續蝸居夢土的一方。

 

 

    後來機緣巧合,幸遇一教授花鳥畫的老師,我懷抱著「畫心中蓮」的詩意念頭,開始潛心學畫花鳥。老師循循善誘,推介各家畫冊開我眼界。單就「畫蓮」來看,但見各大名家的運筆有柔婉、豪邁、剛毅之別,設色有淡雅、清麗、華豔之分,構圖有平正、奇巧、簡潔、繁複之異。日月浸淫畫冊中,我逐漸領悟「畫如其人」的意涵而覺趣味無窮。

 

 

    有人的蓮花富金石氣,有千鈞勢,觀之凜然起敬重之心;有人的蓮花含脫俗意,有飄逸姿,賞後油然生超塵之思。反覆觀想,我還是最愛張大千的蓮。他的工筆紅蓮典麗端莊,寫意白蓮飄逸瀟灑,想必大師方寸間活潑率真但隱含規矩,筆下蓮花自然呈現出「從心所欲而不踰矩」的人生境界。

 

 

    某年仲夏,冒著溽暑,老師帶領大家轉車數回,由宜蘭市郊遠征國立歷史博物館,既觀摩館內書畫展、又賞玩館後大片蓮花池。這是我平生第一次親炙蓮花,竟得飽覽滿池與薰風共舞、搖曳生姿的紅花綠葉,心魂不禁滿溢「相看兩不厭」的愛悅。

 

 

    從此,展開「追蓮」生涯。

 

 

    原是賴床、怕曬一族,為了賞蓮,夏日未至,即開始蒐羅蓮池、蓮田資訊,想方設法親臨玩賞。天剛曚曚亮,即揹著相機出發;不計蓮花是含苞、盛放、凋零甚或枯枝敗葉,巴不得拍下每朵花每片葉每個角度;直拍得艷陽高照、汗流成河,猶不捨離去。

 

 

    許是舉手投足難掩這股傻勁,卻不知拍蓮也有訣竅,呆頭呆腦的模樣引人側目;某回又到植物園追蓮,忽有位不相識的愛攝同好悄悄走近,善意傾囊相授,還帶領我透過他的鏡頭,意會攝蓮的取景、採光等技法。後來才知這前輩是長期駐守此蓮花池的專業攝影師,常販售照片給遊客留念(那年頭拍照需用底片,尚未時興人手一機、隨遊隨拍;且當時鮮少農家種蓮,蓮花算珍貴罕見植物)。可惜我太過駑鈍,也不好意思一直打擾他拍照,只學得一些皮毛,便向他道謝告辭了。但我也因此發覺自己的癡傻與不足,發憤要多學多思。

 

 

    漸漸,我這愛蓮的傻勁遠近皆知。有位同事因此好心送我一株蓮花小苗,我喜孜孜帶回種下。那蓮侷促我家陽台一小缸裡,許是為了回報我朝暮顧盼的苦心孤詣,勉力在稀疏的綠葉間露出花苞,怯憐憐開了一花,但也耗盡了養分,難以為繼,直如龍困淺灘,萬般無奈呀!

 

 

    那時,小女兒念高二,寫了一篇「母女蓮心」投稿,僥倖刊登國語日報上。不知是否小女兒真能妙筆生花,還是愛蓮的癡態本就容易打動人心,竟有遠住桃園觀音的讀者,打電話到小女兒就讀的學校,請導師轉告,說他見報知我母女倆愛蓮,很受感動,因家有大片蓮花田,便留了電話,邀請我們夏天去賞蓮。

 

 

 

    數年後,有了自家生態池。好不容易盼到風和日麗的春天,我和老公騎著單車,到十數公里外的羅東北成,挨家挨戶探詢蓮農是否願出售蓮苗,幾經波折,終於歡天喜地購回六株。那蓮在生態池恣意伸展,猶嫌空間不足,嫩葉常鑽出池畔地面,讓我們見識到旺盛的生命力;今年還突冒一花苞,在草地上開花,令家人嘖嘖稱奇!

 

 

 

 

    在自家賞蓮,甚便利,無論晴雨,不分晨昏,隨時可與蓮有約。

 

 

    夏日,最愛在晴天裡,趁著晨曦輕灑金粉,從背光的角度細賞:蓮花的花瓣透亮,如一盞盞點燃的寶蓮燈;蓮葉的葉脈絲絲分明,似一把把撐開的翠碧圓傘。偶有微風輕拂,但見花兒含羞躲入葉叢,而葉如綠絨團扇,滿池搧風。此時池中的光影幻化,更是瞬息萬變!

 

 

 

    夏天常有急雨驟至,蓮花失色憔悴如病西施,蓮葉歪斜傾頹似醉八仙。然而雨過天青後,翌日晨光下,又見花葉挺立,病容醉態一掃而空。蓮花瓣瓣含雨帶露,晶瑩剔透,熠熠生輝!葉片更像綠絨了,散凝著大大小小的珠圓玉潤,偶爾和風嬉戲,還不小心滾落幾顆珍珠呢!

 

 

 

 

    蓮花綻放的日子裡,池畔空氣隱隱含著花香,忽濃忽淡,是一種令人心神靜定、思緒澄澈的香,難怪周敦頤說:「香遠益清」。常有蜜蜂、蝴蝶、飛蛾、蜻蜓、蜻蛉、金龜子、鳥雀……忙碌穿梭花葉間,好不熱鬧!某些夜晚,池中偶爾一兩隻螢火蟲的綠光明滅,平添夢幻。

 

 

 

 

    夏盡秋來,花影漸減,綠蓋漸枯。我常趁賞蓮閒暇,隨手剝取飽滿翠綠的蓮子生食。那鮮嫩含汁的口感,比熟成後煮食的蓮子更清甜馨香,也難怪我一吃就上癮!秋風乍起,但見一些漏採的蓮子,黑瘦乾硬如一顆顆小石子,陷落在枯癟的蓮蓬凹洞裡,隨著金風搖頭晃腦,稍不留神,就滑入空寂的池水,靜待明春,或將成為早發的新芽。

 

 

 

 

    冬日北風冷冽,池魚依舊穿梭蓮葉東、嬉戲蓮葉西。而蓮葉蛀蝕腐朽、蓮莖枯瘦斷折、蓮蓬乾癟無子,各自沉默垂視著己身的倒影。回想夏日曾經的繁華,再靜觀眼前這般徹底解構的水域,更覺空闊寂寥。然而仔細探玩,整個蓮池,好似一幅抽象的拼圖,又充滿點線面的幾何趣味,且隱含生命輪迴的密碼。這是大宇宙中的一個小小宇宙,是天地間暫被遺忘的一角,適合孤獨的凝望、無言的沉思。

 

 

 

    偶將掇拾蒐集的熟成蓮子,置入掌中摩娑,凝神諦聽堅硬的黑殼磨擦出細碎清脆的微音,每令我思及報上所載:千年古蓮,不是鄉野傳奇,而是真實存有。埋藏地底上千年的古蓮子,經科學家悉心培育,竟在現代開花結果!大賀蓮這品種的由來即是如此。生命透過沉潛的休眠,不只可延續千年,甚至是綿延至永遠!果然,蓮向我驗證了初始的印象:神奇,奧妙。不可說,不可說。

 

 

    不覺間,學畫已二十來年,賞蓮更不知凡幾,慚愧的是,猶畫不好心中蓮。許是個性拘謹,老將自心陷入形體表象的泥淖,下筆便顯滯礙。想起古人「胸有成竹」「胸無成竹」的典故,似乎略有所悟,哪天我修行到「心無成蓮」「物我兩忘」的境界,或許就能畫出蓮的生動氣韻吧!

 



 

延伸瀏覽:母女蓮心



創作者介紹

逸璞園地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荷之歌
  • <p>你對蓮的癡   大大勝過我耶 !</p>
    <p>這些年  我也常在附近追荷蓮  每年總要去白河  和台灣詩路  賞荷蓮  拍荷蓮</p>
    <p>我以前服務的單位  也曾種了一條渠道   全是白荷     我好愛喔 !  <img src="http://l.yimg.com/f/i/tw/blog/smiley/7.gif"/></p>
  • 荷塘詩韻
  • 我的部落格 道出了我也喜歡蓮荷。一如格主 痴迷著追賞,遇到同好了呢。

    只是您完整版的來龍去脈說個明白,講得清楚,這季節裡因為有蓮得以溫潤

    生活。不忘季節的邀約,許自己滿園晴翠。
  • 好期待妳的山西白蓮和五台山白貓喔!

    逸璞 於 2013/09/27 16:30 回覆

  • Alice的天空
  • 來賞荷
    我也愛它
  • 能到處賞荷拍荷,感覺很幸福!

    逸璞 於 2013/09/28 00:13 回覆

  • 松竹軒
  • 從小小年紀的深刻印象寫起
    初讀愛蓮說時彷如故人款款而來的喜悅
    學畫.讀畫到逐蓮忘我的樂在其中
    庭園蓮塘 晴雨.晨昏.花開花謝盡佳趣~~好幸福.....
    逸璞晚安~這美好饗宴 讓我流連許久....
  • 感謝細讀款賞,您真是愛蓮人的知音!

    逸璞 於 2013/10/03 08:35 回覆

  • 蔚藍的天空符號
  • 這篇愛蓮說,您花好多時間整理和寫作,真是用心。照片都要一早逆光拍,才能這麼美。這六七年來,每年瘋狂追荷,拍了無數。用不會膩的題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