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您對"逸璞園地"的支持
懇請常蒞臨,多予批評及鼓勵~

進香團神轎與陣頭(近日在自家門口拍攝)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夏日午後的庭院裡,一隻羽翼初豐的幼幼麻雀,屢次振翅欲飛又快速墜落,終於停歇在草地上喘息不止。我請牠當模特兒,將牠輕放在南天竹的枝椏間,猛按快門。四五米外,兩隻親鳥不斷急促呼喚,幼幼麻雀也張大黃口回應。我捧起幼幼麻雀,跟牠說:「再飛一次試試看,飛回爸媽身邊吧!」甫一放手,幼幼麻雀就像一片落葉般飄向地面,同一時間裡,親鳥雙雙驚聲尖叫,奮不顧身朝我撲來,似在嚇阻我、責備我的魯莽。原來,護幼的心,鳥不輸人呀!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童年印象中,院子裡有個很大的雞籠,是爸爸用竹子釘製而成,裡頭住過蘆花雞、來亨雞,都是從爸爸研發的孵蛋器,一起孵出、一起長大,然後陸陸續續在年節被我們大啖下肚,或被媽媽抓入竹籃、綑綁住雙腳、帶到市場去賣了貼補家用。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半世紀裡,搬家十二回。最密集的時段,在我負笈他鄉的六年,共住過五個地點。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祈福的天燈會惹禍?別懷疑!意外,本來就是「出乎意料之外」的事嘛!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對氣溫的調適,我有先天的障礙。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四十年代的台灣,勤儉刻苦是社會的常態,連孩童都要在課後幫忙家計。當時大舅在夜市擺攤賣餛飩麵,尚就讀國小的表哥,每晚必須從幾百公尺外的家,帶些食材去補貨。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幾年前一個周末夜晚,我在朋友的婚宴中,高興地一邊與人聊天、一邊享受美食,耳膜裡突然「轟」一聲,接下來有好幾分鐘,我的臉頰麻痹、太陽穴猛烈跳躣、嘴唇與舌頭都無法動彈,腦裡空白了一陣,才慢慢恢復思考能力。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逸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